Tag Archives: 产品经理

产品经理到底有啥用?

昨晚与 @张浩-joy 和 @nzinfo 吃饭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产品经理这个话题。@nzinfo 立刻表达了对“产品经理”这个物种的不置可否,主要观点有二。第一个观点: “产品经理,技术能力不如搞技术的,搞前端不如搞设计的,搞用户调研不如搞数据挖掘的,没有任何的不可替代性。” “可是问题在于,工程师的思维往往跟一般用户很不一样诶?”我立刻反问道,脑中浮现出KeePass、FileZilla等完全不像是给人用的软件们的界面。“很多工程师打造的产品是普通用户根本搞不懂的,这难道不是产品经理这一职位诞生的原因之一吗?” “你说到工程师,那我们不妨说说Google。” @nzinfo 开始举例。“Google搜索在中国失败了,你觉得这可能是工程师思维不懂用户的一个体现。中国用户用搜索引擎不输入关键词而是输入问句,所以最终百度知道成功了,Google败了。然而你要知道,Google搜索在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是失败的,那就是韩国跟中国;在全世界的其他国家都成功了。这究竟是工程师不懂用户,还是中国用户不同于全世界的用户呢?” “但是啊,后来不正是因为有人发现了中国用户搜索的这一习惯,才有了百度知道吗?” “那也用不到产品经理啊,只要看看用户都搜索些什么东西就知道了嘛!” Coder 讲话就是这么有逻辑性,一旦形成理论,总是能自圆其说。我仍然觉得这个例子有其局限性,不过一时也想不出有啥牛B闪闪的产品经理可以拿出来与Google工程师相提并论,所以只好闭嘴兼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状。这时 @nzinfo 又抛出了他对于产品经理的第二个观点: “如果真的要设一个“产品经理”的职位,那么唯一合适担任这个职位的就是这家企业的老大。” “嗯?……哦,哈哈……”脑中浮现出各种产品经理跪在美工和技术桌边的画面,我立刻觉得这第二点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然而,如果产品经理就是个废柴工种,那么设立了产品经理这一职位的公司们难道都是有钱没处烧的傻X吗?难道整个产业发展了这么长的时间,竟没有人发现产品经理是个吃白食的、毫无价值产出的工种? 大家都不是傻子,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现实世界中的产品经理,总体来说还是有价值产出的(多少不论)。 这价值在哪儿? 下午忽然想起一句话: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在现实中,同时精通技术、设计和用户行为分析的人才比藏羚羊还要稀少,然而对各方面都浅尝辄止的万精油还是能找到的; 在现实中,技术部和设计部都是通用的需求处理部门,一个技术/设计身上同时压着n个活儿是正常现象,不可能为某个产品花费特别的心思,因此对于任何一个产品,都需要有特定的负责人来协调资源; 在现实中,一个宅男程序员不可能知道一个潮女的需求是什么,而一个能力足够的潮女却有可能将潮女们的需求转变为各种可以理解的元素,让宅男程序员们去实现。 所以就是这样,这个世界不完美,所以需要产品经理;正如同程序猿们不完美,所以需要DBA一样。 那么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不完美世界下的产品经理+苦逼程序+苦逼设计的组合,有没有可能做出一款惊天动地的成功产品?或者退一步,一款不那么惊天动地却有固定用户群的、有价值的产品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