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andom

产品经理到底有啥用?

昨晚与 @张浩-joy 和 @nzinfo 吃饭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产品经理这个话题。@nzinfo 立刻表达了对“产品经理”这个物种的不置可否,主要观点有二。第一个观点: “产品经理,技术能力不如搞技术的,搞前端不如搞设计的,搞用户调研不如搞数据挖掘的,没有任何的不可替代性。” “可是问题在于,工程师的思维往往跟一般用户很不一样诶?”我立刻反问道,脑中浮现出KeePass、FileZilla等完全不像是给人用的软件们的界面。“很多工程师打造的产品是普通用户根本搞不懂的,这难道不是产品经理这一职位诞生的原因之一吗?” “你说到工程师,那我们不妨说说Google。” @nzinfo 开始举例。“Google搜索在中国失败了,你觉得这可能是工程师思维不懂用户的一个体现。中国用户用搜索引擎不输入关键词而是输入问句,所以最终百度知道成功了,Google败了。然而你要知道,Google搜索在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是失败的,那就是韩国跟中国;在全世界的其他国家都成功了。这究竟是工程师不懂用户,还是中国用户不同于全世界的用户呢?” “但是啊,后来不正是因为有人发现了中国用户搜索的这一习惯,才有了百度知道吗?” “那也用不到产品经理啊,只要看看用户都搜索些什么东西就知道了嘛!” Coder 讲话就是这么有逻辑性,一旦形成理论,总是能自圆其说。我仍然觉得这个例子有其局限性,不过一时也想不出有啥牛B闪闪的产品经理可以拿出来与Google工程师相提并论,所以只好闭嘴兼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状。这时 @nzinfo 又抛出了他对于产品经理的第二个观点: “如果真的要设一个“产品经理”的职位,那么唯一合适担任这个职位的就是这家企业的老大。” “嗯?……哦,哈哈……”脑中浮现出各种产品经理跪在美工和技术桌边的画面,我立刻觉得这第二点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然而,如果产品经理就是个废柴工种,那么设立了产品经理这一职位的公司们难道都是有钱没处烧的傻X吗?难道整个产业发展了这么长的时间,竟没有人发现产品经理是个吃白食的、毫无价值产出的工种? 大家都不是傻子,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现实世界中的产品经理,总体来说还是有价值产出的(多少不论)。 这价值在哪儿? 下午忽然想起一句话: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在现实中,同时精通技术、设计和用户行为分析的人才比藏羚羊还要稀少,然而对各方面都浅尝辄止的万精油还是能找到的; 在现实中,技术部和设计部都是通用的需求处理部门,一个技术/设计身上同时压着n个活儿是正常现象,不可能为某个产品花费特别的心思,因此对于任何一个产品,都需要有特定的负责人来协调资源; 在现实中,一个宅男程序员不可能知道一个潮女的需求是什么,而一个能力足够的潮女却有可能将潮女们的需求转变为各种可以理解的元素,让宅男程序员们去实现。 所以就是这样,这个世界不完美,所以需要产品经理;正如同程序猿们不完美,所以需要DBA一样。 那么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不完美世界下的产品经理+苦逼程序+苦逼设计的组合,有没有可能做出一款惊天动地的成功产品?或者退一步,一款不那么惊天动地却有固定用户群的、有价值的产品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作为曾经的留学生,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谈谈自己眼中的新加坡式民主

前日去朋友婚礼,遇到以前在英国时的一位学姐。学姐因为打算去新加坡旅游,所以问起我那边的事情,也谈了谈那边的自由、民主等话题。最近托韩寒的福,原本不怎么见光的自由、民主、革命这三个话题在中国互联网上引起一阵热议,而且讨论的质量相比以往互联网上的相关讨论都要有所提高;想起自己怎么说也在新加坡呆了四年,居然还没写过点这方面的东西,刚好也趁这个机会补全一下。 我去新加坡还是2000年末,当时的总理还是吴作栋,总统是一位记不起来名字的印度裔大叔。刚过去的时候住在一个叫做Eton Hall的宿舍,宿舍背靠一个小山头,山上有很多别墅,门上都挂着PRIVATE的牌子,当时宿舍间传言去后山跑步可能会不小心被私家狗咬到;一年之后搬去了新建好的华中宿舍,也是背靠着一个小山头,据说小山头的后面住的就是吴作栋……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反正新加坡很小。 自己能去新加坡,源于当时新加坡教育部的一项中国留学生奖学金计划。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新加坡的不少中学开始到中国的各个城市寻摸中考成绩不错的学生,提供一些奖学金,邀请他们到新加坡读书。我们当时到了新加坡的立化中学,算起来是第三批。 很多人(包括我)一开始听说新加坡,是因为其“花园城市”之名;而新加坡另一项备受争议之名,则是其民主制度。名义上,新加坡是多党制,四年一次大选;而现实是,新加坡建国以来一直都是人民行动党(PAP)在执政。由于选举制度的设计有利于执政党,而且反对党既缺乏人才又缺乏宣传渠道,导致根本很难有能与PAP争夺选票的党派存在,这让很多旁观者和反对派人士们讥讽为假民主。不过,新加坡在PAP的执政下一直发展的不错,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每年会派遣大量官员去新加坡学习的原因。 今天的题目是新加坡式民主,但我想先谈谈新加坡最重要的资源——人才。 新加坡崛起于经济。李光耀本人是高材生海归,他的班子也是同样;从媒体从业者的角度来看,李光耀是一位非常出色的CEO,拉起来了一个出色的创业团队。这群有知识、有见识、有执行力的人才,是新加坡发展的第一桶金。 弹丸之地的新加坡没有自然资源,最初可以依赖的,只有其身为东西方必经港口的地理位置优势。一开始是引进炼油、造船、电子机械等重工业,到国内经济被拉动上涨、成本上升之后,又发展起后来的金融贸易、旅游等服务业。这其中,地理位置的优势只是个前提,最关键的资源,仍然在于人才。 李光耀是一个敏感度很高的CEO,能够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将新加坡打造成为一个第三产业高端人才汇聚的地方。新加坡发展方向的变化,我们在学校里都能感觉得到:我在高中那时听学长说起,在90年代初,物理是最火的学科,有将近十个班之多;过了几年之后,最火的科目变成了工程科必修的高等数学;到了我们那届,最火的是生物,有近十个班,而学物理的只剩下两个班了。国家的教育方针如此频繁的修改,看似不可思议;不过在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家,的确需要对全球发展的趋势具有高度的敏感度、解读能力和适应能力。 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新加坡政府本身对人才的要求也非常高。新加坡的人才资源主要来自两处,一是自己的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一是从海外挖过来的;海外人才主要来自中国,另外也有欧美等国的教授级人才进入大学授课等。政府挖人、留人的主要手段之一,是其奖学金制度。新加坡的各个政府部门每年会提供一大批奖学金送学生去英美等国的一流学府念大学,相应的契约内容则是,留学生在完成学业之后必须在新加坡的相关部门服务4~6年,甚至更久。新加坡很多家庭虽然收入不错,但英美高校的学费仍是不菲;对于成绩好的学生而言,申请奖学金无疑是最合适的一条路,所以成绩最好的一大部分人就这样留在了政府之中。 学姐问我对新加坡的独裁、假民主怎么看,其实我的观点就是:对于一个人才密度极高,且这么多人才都能人尽其用、各司其职,而且人才资源的补充具有可持续性的国家而言,国家哪里有发展不好的道理呢?其实在大部分国家,大家的目的都差不多,不过是要有尊严的活着,过上衣食住行都有着落的好日子,民主只不过是确保每个人都能如此生活的手段之一,并非绝对。 作为一个成功的独裁国家,新加坡的成功离不开两点: 1、有意识的栽培人才,留住人才,并尊重人才。这点上面说了很多了,但是我还想补充一点:这里所说的人才,并不仅是那种只会一味钻研物理、数学或生物的书呆子: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这种人才反而倒很难申请到奖学金。新加坡教育体系下的高材生,往往也同时在学校社团中活跃——尤其是体育类社团。而反过来,学校各社团的团长、财务等任职者,多数也都是在学业上成绩优秀的。 2、信息透明。政府的资金周转、官员的薪资标准等信息的透明自是不用说,这是基础;此外,还有社会信息与政策信息的透明。新加坡的初中里有一门社会学(Social Studies)的课程,课程包含对斯里兰卡Tigers组织的分析,对北爱尔兰局势的分析,对瑞士中立模式的分析,对英国高福利社会制度的分析,以及对新加坡各项政策的分析。考试内容是写论述文,从几个题目里挑选一个出来写,比如“你认为新加坡如果采用了英国的高福利制度会有怎样的后果?”之类的。学校内和社会民众能接触到的阅读材料主要是联合早报、Business Times这些刊物,虽然新加坡也有言论管制,但就尺度而言,如果说我们是看新闻联播长大的,那新加坡的孩子们可以说是看着微博长大的了。 有些人总是拿新加坡的成功说事儿,说独裁的政体也是可以很好的,却不提人才和信息透明的事儿。那么我看到淘宝成功了,就下结论说电商也是可以赚钱的,却对淘宝的运营策略只字不提,你觉得这个结论有价值吗? 而且,即使有这两点做保障,新加坡的历史还短,未来如何谁都说不准。近年来全球金融事件频发,新加坡的经济状态不是很好,生活费高涨,用于吸引人才的移民政策也引发本土新加坡人的很多争议。今年5月的2011年新加坡大选,PAP史无前例的丢失了一个选区:今年的阿裕尼集选区由林瑞莲,刘程强和陈硕茂率领的工人党一举拿下,这是自新加坡建国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何以会有这样的变化? 首先要从反对党方面谈起。上面讲到反对党最大的两个弱点,一个在缺乏人才,一个在缺乏宣传渠道。就宣传渠道而言,2000年前后,反对党要想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渠道是非常有限的:找联合早报发布文章或者找出版社出书,都容易被压制;再就是申请在公园等公开场合进行演讲,但是申请手续麻烦不说,即使申请到了,演讲的规定地点一般也在没什么人去的边边角角处,影响不到多少人。而如果不申请便自行召集民众,则会被当作非法集会来处理。 然而,Facebook来了,Twitter来了,YouTube来了。如果说2007年的Facebook还没有完全摆脱校园网的影子,那么到了2011年,具有8亿活跃用户的Facebook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仅次于中国和印度的第三大帝国。互联网上活生生的人比联合早报和电视新闻要有趣的多,隐隐上升成为个人、企业和组织们最为重视的营销渠道。另一方面,YouTube上的一记“您现在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吗?”小短片,更是触动了新加坡底层民众的心,同时也再次向他们重申,为什么“拥有另一个选择”是重要的。 这个世界变了。 新加坡是个很有危机感的国家,政府也一直在培养民众的危机感。现在,新加坡的很多民众正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都是优秀的领导人,但是PAP的下一任呢?目前为止,民众尚未看到一个理想的接班人,不得不为未来的发展做好准备。执政党本是个容易招人怨的对象,如果PAP难以让民众满意,新加坡的民众可是不会对它客气的。 人民开始培养反对党,因为他们至少要让PAP感觉到压力。此举虽有短期代价,却有长久的价值。 人民靠选票支持反对党,反对党的宣传问题已经通过互联网解决大半,那么上面提到的人才问题又要如何解决呢? 在新加坡,传统意义上的高等人才指的是在中学成绩优秀,进入全国前八名的初院,A水准考试成绩优秀,继而拿着奖学金到英美一流大学读书并拿到高级文凭的那些人。比这些高等人才低一级的,是进入了前八名初院,但A水准后没有出国,最终进入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再往下,前八名之外的初院学生则多半进入南洋和淡马锡这两所大学。上面这部分人群,主要以华人为主,毕业之后主要就职于银行、金融、咨询、教育等领域,或进入政府部门。再往下的一批是中学毕业之后没有进入初院的学生,他们会进入理工学院进修专科,毕业后直接进入社会工作,主要从事技术类工种。可以说,新加坡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制度,虽然公平,却是等级分明的。教育系统内不同等级的学生之间在经历上会有相当大的差别,对其他等级内部的生活也往往了解有限。 然而,何以从英美一流院校毕业的,就是更高一等的人才呢?曾经,去英美先进国家念书,被看作是高水准的教育,更可以开拓眼界;然而上面说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在IT/互联网行业,我们知道硅谷,以及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不是象牙塔内的高等学府,但却是硅谷最大的人才来源。这些学生们未必成绩卓绝,却有想法、有激情,思维敏捷,行动迅速,谱写了众多的创业故事。硅谷-斯坦福大学模式的成功有很多原因,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企业与学院之间的消息透明与频繁来往。 以前,物理环境对人的影响因素极大,你不在牛津剑桥,无法感受那里的人文氛围;不在普林斯顿或常春藤院校,无法感受那里的学术氛围;不在斯坦福,则无法感受那里的创业氛围。然而现在,你不必身在斯坦福。前日有一以前在新加坡的学长在网上找我诉苦,说正在汕头创业,找个Python开发者怎么那么难;我当时随手在微博上搜了一下,发现在汕头关注Python技术的就俩人,就讨论说还是去广州找找算了。结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学长在微博上跑去勾搭那两个Python程序员,还真给他勾搭上了一个:那小伙儿正在念大二,却已经有了6年以上的编程经验,正是学长魂牵梦绕、苦寻已久的梦中情人程序员。后来据说学长跑去游说了小伙子的学校和家长,成功将其拉入伙,成为一段佳话…… 这个世界的确变了。身在互联网,精彩人何处不精彩?新加坡的这次大选,反对党隐约呈现出一种人才辈出的迹象。在大选开始之前,国民团结党24岁女候选人佘雪玲引起了来自媒体和民众的很多关注。这位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年轻女性,有感于新加坡底层民众在这几年有房住却没钱买食物的困境,决定通过参政来改变这一问题。小姑娘在Facebook上设立了个人网页,现在已经有了超过十万个Like。看她在大选之后的答谢信,亦是精彩无比:表达感谢,号召团结,重申观点,并向对手致敬。这样一位优雅的女性,无论在哪里毕业的都好,怎能不算是一位优秀的人才? 对于新加坡的未来,我的看法是:人才仍然是最重要、最珍贵的资源。只不过,未来所需要的人才,已经与十年前、二十年前、四十年前的不一样了。未来的新加坡精英将更多来自PAP的体系之外:他们带有互联网的烙印,他们更加了解人民的需求,也更加了解新加坡面前的机遇有哪些。 而民主,不过是一个多少会经历的过程罢了。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作为非安全专业人士,乱评一下最近的爆库事件

最近爆库事件频发,IT界人士虽然也很多人中招,但更多还是看热闹的。CSDN是技术站,IT男女们虽然看到自己的用户名密码泄露,但大多也知道及时修改其他网站的密码以免被社工。就算最不济的,至少也因为听说过爆库的事情而会考虑平时多用几个邮箱、帐号和密码。 我自己原本一直使用三套邮箱和密码在各处使用,前一阵子因为人人网被爆库,不少新浪微博帐号被社工,刚好看到fenng在微博上推荐keepass这个密码管理工具,试用了一下,感觉很顺手,就用了一个周末将自己主要登录网站的密码都修改了一轮。这个工具的好处是只需要记住一个masterpass,然后就可以每个站使用不同的密码;为了防止单点故障,以及方便在家中单位同时使用,用了绿色版的keepass+dropbox做同步,也还算方便。 但是使用下来也感觉,keepass这种工具,设计上还是太工程师了,实在不适合非IT人士使用。现在虽然有在线的LastPass服务,与keepass的功能类似,因为数据在线上,而且设计相对人性化的关系,用起来更加方便;但是既然是在线服务,其本身自然也存在被爆库的危险,安全性上打了个折扣。另外,让非IT业内的普通用户选择这种看似不可靠的平台保存自己重要的密码,就算LastPass的安全措施比在线银行还要更到位,普及上还是非常有难度。 那么,非IT业内的普通用户要如何保护自己的帐号安全? 因为我老妈也是重度互联网用户,所以也与她探讨过这个问题。老妈就是那种一个帐号+一个密码在各个网站注册的那种典型用户,我跟她说三套账户密码的方法,她听了就头大;不过,她有些习惯,个人感觉作为基础的防护也已经不错了: 1、银行、支付宝、淘宝等帐号的密码,一定跟平时网站用的是不一样的。 2、用于在各个网站注册所留下的邮箱密码,也跟网站的注册密码是不一样的。 为了避免忘记,老妈会把重要的密码记录在小本子上。虽然方法比较原始,但此法相对于keepass这种存在电脑里的密码,其实安全系数还相对更高一些。 老妈没什么常用的IM帐号,所以对IM帐号没啥特别防护。对于在QQ、MSN上比较活跃的用户,因为这种账户泄露容易造成诈骗事件,所以个人建议常上IM(或者微博这种比较有身份代表性的服务)的用户再加上一条: 3、用于QQ、MSN、微博的密码,也要跟网站的注册密码不一样。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能做到这样应该也已经挺不容易了。 长远来看,密码这种方式肯定是要落伍的,其麻烦的本质决定了它的通用安全性高不到哪里去。像是人脸识别、指纹识别这种身份技术,未来用在银行系统,继而用在互联网之上,倒是很有可能。终端(可能是PC或移动设备,或者ATM机之类的)通过人脸识别确认用户的身份,服务器端(云端)再通过识别设备来获取用户的身份,这是一个相对合理的流程。 如果实名制互联网是这样实现,无论它是不是通往寂静之城的第一步,都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最近这轮的爆库事件,可能只是一个起点,它暴露了一个事实:使用了几十年的密码机制,已经无法满足现代互联网对安全性方面的要求。前方,是方便与安全的两难,是新兴的安全市场,同时也是从匿名到实名的互联网。 变革近在咫尺,互联网将往何处去?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下载Chrome CRX扩展的方法

本文转自:http://xy7.cn/blog/ 在这里做个备忘。 第一步: 每个Google Chrome扩展都有一个固定的ID,找到它并不难,例如: https://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ail/bfbmjmiodbnnpllbbbfblcplfjjepjdn 上面是一个Chrome扩展的完整URL, 在https://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ail/之后的一串字符就是扩展的ID了。 即:bfbmjmiodbnnpllbbbfblcplfjjepjdn 把这个扩展的ID复制下来。 第二步: 用扩展ID替换下面URL中的“~~~~” https://clients2.google.com/service/update2/crx?response=redirect&x=id%3D~~~~%26uc 将替换后的URL粘贴到IE或火狐中,注意不要粘到Chrome里,那样你还是无法获得CRX扩展文件包。 接下来出现保存提示。 现在,你可以把CRX保存到任何存储介质上!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Dellmini上网本安装Ubuntu 10.04显卡驱动折腾记

很多人知道我有折腾的习惯,偶尔会发展为手贱。过往的历史不多说,总之就是,我以前的DellMini本本装的是Windows XP,性能一直很差,打开浏览器都是刷屏式的显示,不爽很久。有一次长假之后忽然罢工无法进入系统了,就找了个接口让它退休在家,换了个工作本。 这个DellMini在家用来尝试各种系统,主要是Linux发行版。前一阵子Ubuntu 11.04刚发布,想装上去试一下,但是我无奈地发现这个本本显示不了最新的Unity桌面,就又装回了Ubuntu 10.04。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这个本本上安装的是Puppy Linux。很小的一个发行版,体验不错,就是我没把unicode支持配置出来,中文显示全是方框框。但是无线网卡和显卡都是支持的很好的,这点体验比Ubuntu强很多(Ubuntu总是默认采用自己的驱动而不是专有驱动,但是它提供的驱动往往不靠谱)。于是换回Ubuntu 10.04之后,我发现有一点很不爽: DellMini 12的显卡是Intel GMA500,默认分辨率是1280×800。这个分辨率在Puppy Linux下是可以通过Xorg config默认识别出来的。 可是到了Ubuntu 10.04下,它默认不知道给我配了个什么驱动,最高只支持到1024×768,再高的配置它就跟我报错。 那天看着实在不爽,就到了新立得软件包管理器下,把大部分默认安装的xserver-xorg-video-*驱动全删了,只留下了intel的两个驱动。心想这下你该默认读取intel的显卡驱动了吧。 结果重启系统后傻眼了:无法进入X界面。输入startx,跟我报错说无法找到vesa,又无法找到fbdev驱动。搜索了半天,发现vesa驱动因为兼容性高的关系在ubuntu下是默认的,但是这驱动不认识我这个显示器,那也没办法了。 那就手动指定驱动吧。跑到/etc/X11/xorg.conf下(Ubuntu 10.04和比较新的发行版现在都不太使用xorg.conf来做手动配置,而是完全依靠内核自动分配的模块;但是自动分配了不对的模块时,xorg.conf配置文件就帮上忙了),添加一个Device,名字随便填了个Intel GMA500,Device下设置Driver=”intel”。再启动X,这下总该行了吧! 结果又傻眼了:X说intel这个驱动不认识我这个显示屏,还是无法启动。 其实之前从Intel官网下载了GMA500的驱动,但是这里又有个傻眼的问题:我在Ubuntu安装的时候选择的是中文,结果默认下载路径叫做/home/下载,而命令行下的中文显示的全都是菱形符号…… 于是在另一台机子上开始了漫长的Google之旅,为我的本本找寻正确的驱动…… 中间还在DellMini上配置了半天无线,但是WPA的设置总是弄不对,wpa_supplicant总是分配不到ctrl_iface,最后懒了,直接插了根网线…… 总之在Google上搜索半天,最后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GMA500的PPA! http://ubuntuforums.org/showthread.php?t=1229345 https://wiki.ubuntu.com/HardwareSupportComponentsVideoCardsPoulsbo 按照上面的教程安装了psb的驱动,重启之后,终于看到了久违的gnome界面…… 特此记录一下。

Posted in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又收到一封来自Google的邮件

上次Google因为隐私问题在法庭开审前广发邮件通告,我给收到了一封。今天又收到一封Google来信,内容如下: 您好:   因为您是使用自定义欢迎讯息、网页或文件的 Google 网上论坛的版主(至少是使用其中一项),所以我们特此通知您,从 2011 年 2 月开始我们不会再支持这些功能。我们作出此决定是为了能专注于改进 Google 网上论坛的核心功能 – 邮寄名单和论坛。我们鼓励您使用专门用于文件存储和网页创建的产品,例如 Google 文档和 Google 协作平台,以代替这些功能。例如,您可以在 Google 协作平台上轻松创建网页,并与您的论坛会员共享站点 (http://www.google.com/support/sites/bin/answer.py?hl=zh_CN&answer=174623)。您也可以在站点中存储文件,只需将文件添加到站点中的网页上 (http://www.google.com/support/sites/bin/answer.py?hl=zh_CN&answer=90563) 即可。如果您只是要找一个位置上传您的文件,以便您的论坛会员可进行下载,我们建议您尝试使用 Google 文档。您可以上传文件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50092),然后与群组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66343) 或个人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86152) 共享访问权限,从而对文件分配“仅限编辑”或“仅限下载”权限。 从 2011 年 1 月开始,网上论坛不再允许创建或编辑欢迎讯息、文件和网页;其内容仅供查看,且只有现有文件才能下载。如果您要保留您的论坛中网页和文件部分的当前内容,我们强烈建议您将该内容导出并迁移到其他产品中。2011 年 2 月,我们会关闭这些功能,您将不能再访问该内容。   您是以下论坛的版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即时通讯客户端的末日?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的电脑上就没有任何的QQ客户端了——因为我发现腾讯已经把WebQQ做到了一个相当完善的程度。在我配置不高的上网本上跑着WebQQ,资源占用也少,还可以方便的在任何一台电脑上查看之前的聊天记录(注:我不是QQ会员,所以用QQ客户端反而无法跨电脑查看聊天记录)。 前些日子据说QQ客户端用户遭受了不少小窗口的骚扰,我还建议大家都上WebQQ来着。 结果今天,所有人都上不了WebQQ了。因为腾讯这丫的把WebQQ关了。 3日晚上的通告我看到了,我当时还以为这是个玩笑。没想到腾讯真的脑残到了这个地步,还连带着把WebQQ用户拖下水。 指望着我再安装个QQ客户端?门都没有! ——————————————————————————- 这次360与QQ的大战俨然变成了一场娱乐秀,360步步为营,腾讯的应对招招拙劣,一步一步落入对方的圈套,最终做出了威胁(并得罪)自己4亿用户的的决定。这场大战本身将会怎样发展,本文就姑且不提了。本文的重点是:客户端软件的用户。 本次大战,有上亿客户端软件的用户进行了围观:360安全卫士的2亿用户,QQ的4亿用户。上亿用户的Windows桌面上在过去几个月间此起彼伏的弹出小窗口,双方各自亮出武器轮流走马,可谓是天朝互联网历史上少有的盛况。 有人说这次大战误伤到了不少围观的群众。确实,11月3日晚上腾讯作的出那个脑残决定,将我们这些WebQQ的用户全部伤了;但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伤害,却早在这次大战掀开之前就存在了。这次的大战,反而是一次契机,让所有的人了解到,上亿客户端用户曾经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QQ客户端知道你的Windows上安装了什么软件,运行着哪些软件。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QQ客户端能够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往你的Windows系统上安装你根本不知道的软件。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上面这些事情不光QQ客户端能做,360也能做,更多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客户端都能轻易做到。 而这些客户端“应该”“只是”聊天软件而已。 ——————————————————————————- 好吧,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可能我们在自己电脑上曾经看过什么毛片,电脑里保存过什么文档,自己的好友通讯录最后什么时候更新,甚至用来记录家庭收入的电子表格存在哪里,可能腾讯都知道,360也知道,或许金山也知道,瑞星也知道,大概MSN也知道? 当然它们也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如果想知道,就能知道。 我们应该去责怪Windows吗?为毛我的A程序能够擅自给我安装B程序,还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监视着我C程序的动作,并且偷偷将所有我电脑上的信息返回给互联网上某个不知名的服务器? 微软只好无辜的说:为毛你们还在用XP?Windows 7的话,会给你们安全提示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Windows 7那个安全提示,对普通用户来说真的没啥用。“XXX程序要访问互联网,您要允许吗?”废话,如果这是IM软件,当然得让它连上互联网才能用,所以到头来这个安全防护措施还是白搭。 ——————————————————————————- 所以用户如果要使用即时通讯工具,同时又想要隐私,那么眼前有两种选择。 1、选择开源的即时通讯工具。必须是比较流行、由可信赖的团队开发的。 由于开源,所以你才知道这个工具上面有没有包含那些具有可疑功能的模块。另外,由于大部分使用者对于一个软件的安全性是无法评估的,因此开发团队的口碑、业界的评论是一个重要的评估指标。 笔者现在在Windows上使用的是Miranda IM,可以用来登录MSN、ICQ、Yahoo等IM帐号。另一个Windows上可以用的开源客户端Pidgin虽然可以登录QQ,但是由于腾讯技术上的干扰,会有经常掉线的情况。而且Pidgin主要是针对Linux开发的,在Windows上的表现不太尽如人意。如果现在一定要登录QQ但又不想安装QQ客户端,可以把Pidgin当作一个临时解决方案。 2、选择Web版即时通讯应用。 随着现在HTML 5的逐渐流行和浏览器的强大,Web页面能够承担的功能越来越多。一年之前的WebQQ是一个很难称得上是QQ的东西,但现在的WebQQ已经具备了相当完善的功能,而且前一阵子的WebQQ 2.0更是一个相当有前瞻性的产品。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的聊天也有Web版,而且也是功能越来越强大;Facebook、人人上原本就是Web上的聊天方式;MSN的Web版虽然做得垃圾,但也算是有个Web版。各种Web版IM应用的崛起说明这在技术上已经完全没有瓶颈。 当然,选择Web版的同时还需要选择一个强大、安全的浏览器。如果你非要在IE6上跑Web版IM,最后搞到机器被挂一堆马、聊天记录被劫走,那我也无话可说。在Windows上,IE7-IE9,Firefox、Chrome、Opera的最新版,都是不错的选择,随你喜好了。(顺便再推广一下我这个浏览器速度大赛的专题) ——————————————————————————- 其实除了即时通讯应用之外,其他的应用现在大多也都可以在Web上实现,比如玩游戏、Word、电子表格之类的。当然,同理,你的网上行为隐私也将暴露在不知道哪些人的眼下,但是你仍然有选择你信任的服务供应商,并采用SSL加密进行保护的选择。 对于“安全卫士”这样的软件,我们又该怎样办呢?说实话,我是哪边都不相信。我机子上的杀毒软件是小红伞,其他方面,我认为只要不使用IE6就足够了,反正我平时也不太经常安装软件,尤其是不知道哪里下载下来的软件。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确需要360安全卫士,装上倒是也无妨,反正就算被偷隐私,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 总之,这次娱乐性颇强的大战,倒也很可能就此成为IM客户端软件退出历史舞台的契机。 当然,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还是想在自己的Windows上同时安装360和QQ的话,可以看看人人网推出的这款“劝架补丁”。当真是十分欢乐啊~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