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ditor

读《黑客与画家》有感:谈谈科学与互联网

晚上8点钟吃完饭,开始看《黑客与画家》。晚上10点半,读完。 好几年没有买过纸质书,总在电脑前网络上,倒是通读的速度见长。昨晚一时心血来潮从Amazon订了五本书,今天送到,一本《浪潮之巅》其实已经读过电子版,《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之前已经看过一大半,而《黑客与画家》,则是从快一年前书刚出版的时候就一直想看,然后一直只在读书频道看了几个样章,这次买回来一口气读完,感觉确实过瘾。 阮一峰译的很到位生动,这本与之前的《软件随想录》都是黑客领域的人文大作,这跟一峰本身的黑客气质是脱不开关系的。 聪明人天生被黑客的氛围和文化所吸引。Paul在书中几次提到科学顽童费曼,这个费曼对我而言也意义重大,可以说我当年本科选择念物理系有一大半是因为受了费曼的影响。2005年,我进入牛津大学开始学习物理,然而实际读下来,却发现并没有一开始想像的那么有意思。没有想象中那种对大自然本质的追寻与讨论,没有想象中那种哲学观点上的碰撞⋯⋯虽然学校里也有非常厉害的年轻教授令人仰慕,但总体来说,一点也不好玩,不刺激。这个领域似乎再没什么重大的问题需要解决,那些绝顶聪明的人们整日在无人关注的实验室里做着似乎没什么人关心的事情,世界没了他们似乎也照样运转。 之前就有一位前辈提醒过我,做研究,是要耐得住寂寞。当时我是不以为然,结果在现实面前,我没能沿着这条寂寞的道路走下去——甚至我根本连门槛都没碰到就离开了。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时代没能站在物理实验室当中,倒也算不上多么遗憾的事情。 “写过博士论文的人都知道,确保自己正在开垦新领地的方法,就是去找那些没有人要的土地。” Paul的描述基本上是当前各个学术领域前沿的现状:为了在SCI或是别的什么杂志上发表一篇论文,成千上万的博士生们翻阅无数文献,只为找到一点点他人没有做完整的一小块土地,再构建一些奇思妙想的前提,来完成一些“新”的发现。 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人沮丧,尤其是时间越久,你就越怀疑自己做的这些究竟有什么用。 幸运的是,我在进入大学的同一年开始正式接触了互联网。其实早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开始用Yahoo搜一些东西,查个电子邮件什么的;但是直到2005年我开始玩论坛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是个多么伟大的领域。 泡论坛,对于留学生而言,是打发寂寞时光的方法之一;不过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是思想碰撞的独立世界。 曾经不只一次的想象,如果春秋战国或者古希腊那些先哲们有互联网这样的利器,世界会变成如何。 论坛的特点,在于每个人都可以说话,人们因为共同的话题而聚集在一起,形成自己的圈子和社会准则,每个人因为其对社区话题的贡献而受到尊敬。 在那个时候,我写的东西开始有别人看了——不是同学、老师和父母,而是一些我所不认识的、因为喜欢我写的东西而来看的陌生人们。我在天幻学会了写HTML代码,学会制作游戏资料的专题,并发现真的有很多人来查阅这些专题资料。 这种满足感,之前的我从未曾体会过。 所以,这也是Paul所提到的问题:在以前的社会,年轻人们在10岁左右就进入社会当学徒,他们很早就能够找到自己在这个大社会当中的定位和价值;而在现代社会,由于工种细分,小孩子被认为是无法创造价值的(甚至聘用童工会变成某些社会所不容的违法行为),因此大人们将小孩子们送入名为“学校”的监狱进行培训,不让他们接触外面的世界。Paul对此表示深恶痛绝。估计Paul在学生时代就是他所描述的那种典型的书呆子,因找不到自己的价值而迷惘,更因受到其他学生的欺负而痛苦不堪。 但是对于黑客来说,有一件事情是绝对重要的,重要到可以为之放弃其他的事情,比如将自己打扮的很流行、能够跟旁人好好相处、获得关注等等。 Paul将其形容为“保持聪明”,不过个人更倾向于理解其为“保持独立的思考”。 人天生是孤独的,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因为害怕孤独而去随大流,但却因此失去了独立思考的精神。这对于黑客而言是绝对无法忍受的。如果找不到能够理解他们的人,他们宁愿在寂寞中寻找自我。 2006年的某一天,我读到一篇文章——一篇令很多人印象深刻的文章。如果说黑客精神可以用一篇文章来代表,我会毫不犹豫的推荐这一篇: 《提问的智慧》。 “首先你必须明白,黑客们只偏爱艰巨的任务,或者能激发他们思维的好问题。如若不然,我们还来干吗?如果你有值得我们反复咀嚼玩味的好问题,我们自会对你感激不尽。好问题是激励,是厚礼,可以提高我们的理解力,而且通常会暴露我们以前从没意识到或者思考过的问题。对黑客而言,“问得好!”是发自内心的大力称赞。” 黑客的世界崇尚智慧,正如同春秋战国和古希腊的先哲们一样。 不同的是,这些黑客不再是侃侃而谈的导师们,与普通人的世界隔绝。在互联网的世界,这些黑客真实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电子商务。 智能手机。 移动网络。 各种好玩的游戏。 各种好玩的应用。 社交网络。 ⋯⋯ 这个时代是属于黑客们的,正如同上世纪的战争年代属于科学家们,15世纪的时代属于画家们一样。 对于追求智慧的人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是一种幸运。 感谢Paul Graham写出这些精彩的故事。感谢一峰的翻译。

Posted in editor | Leave a comment

115期网编训练营随感

说来自己在编牛士也是挺久的潜水员了。网编训练营是闻名已久,但是只去过第100期打过酱油。今天同事@雪熖 在群里说到这期是CSDN的刘江去讲,这可是我@lazycai 慕名已久的牛编,就带着同事@风逝感觉 一起去闻名不如见面了一把。虽然很不好意思的迟到了(预定的篮球计划+折腾vps+吃饭等了很久+在新中关广场转向了很久等多种因素造成),总算还是赶上了活动的大部分内容。 我在编辑这行做的时间不很长。最初听说刘江,是在我刚入行那年,也就是09年那会儿,在Twitter上看到消息说图灵的刘江要去CSDN做总编。这则新闻在当时的51CTO编辑部里引起了好一阵子的讨论。当时因为本人隶属开发频道,对CSDN的情况盯的比较紧,经常跟@red7_liu 交流,感觉刘江去了CSDN之后,整站的品味提升了不少。看过刘江写的不少文章,不可避免的为其展现的阅历、眼光和眼界所折服,一方面感叹牛编的风范,一方面感叹自己的没文化。后来自己开始带一个频道,想的东西不免多一些,有交流的机会,总是应该听听前辈们和同行们的想法。 从2010年开始,IT界的发展忽然进入了一个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尤其对于中国互联网界而言,之前几年诞生的一些苗头、以及在国外开始流行的一些东西,到了2010年,忽然跟着iPhone、iPad、Android一起爆发,进入了上亿平民百姓的手中。似乎是一夜之间,谈营销必谈围脖,谈社会化;谈移动必谈平台和应用商店;物联网这个词也更贴近现实了,LBS、二维码、电子支付神马的,尽在掌中……更不用说那个就连街边卖冰棍的大妈都知道的云计算。 IT媒体人的本能是追逐新的技术,那些当下热门、可能拥有未来的概念。新技术和新的运作模式创造新的机遇、新的市场——当然也伴随着大量的泡沫。IT媒体存在的价值之一,便是指出这些新的机遇和潜在的市场,并提醒可能存在的陷阱。不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IT媒体本身也处在这互联网之中,互联网的兴衰也直接影响到IT媒体自身的存亡。这一点上,IT媒体不像传统媒体那样具备完全的第三方身份;换言之,当局者迷总是难免之事。另一方面,IT媒体现在的商业模式就好像漂浮在广告资金流之上的岛屿一般,这也导致IT媒体很容易浮躁而无法深入。 刘江在训练营上讲到了一些大势所趋的东西,比如从大型主机到小型机、微机、互联网、再到移动互联网的演变,都意味着很多机会和新市场;但是正如刘江所说,互联网越成熟,竞争也就越残酷。 比如在美国搜索排名第一的Google赚钱,排名第二的Bing亏钱。 比如淘宝因为拥有的数据越多,所以越能够提供很牛的销售员推荐功能,所以就越来越牛,能收集更多的数据。 比如和微软同期的大厂商,现在只有一家还在第一梯队,就是苹果。 而当前第一梯队只有四家能看,就是Google、Facebook、Amazon、和苹果。 这样看来,似乎互联网的大航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这种情况就好像当年人们的航海技术成熟了,大英帝国统治了全世界,海盗们要么被杀,要么转行,要么“从良”一样。  不禁想起前一阵子有人感慨说,IBM这样的公司来去(还是西门子来着),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而Facebook这样的公司来去,能为我们留下什么?除了一堆琢磨如何让人点击广告的算法还剩什么? 但在繁华之下,我们似乎还有另外一条道路,比如p2p,比如Bitcoin…… 扯远了。话说回来,互联网面临的未来是要么做老大,要么没饭吃,这一点对于互联网媒体来说也是一样的。记得编牛士上也有人预测过,说未来几年内,也许很快,国内IT媒体会面临一场大洗牌,洗牌的时间取决于整个互联网行业震荡的时间。谁能存活?还看这句: 优质的原创内容为王。 网编和传统编辑的出路其实一样,就是不断拓展自己的阅历和专业性,开拓眼界,培养敏锐的眼光和扎实的笔杆子(键盘)。同时,跟一线的专业人员保持充分的沟通,把作者和读者资源好好养起来。 p.s. 听到刘江对专栏模式的肯定,让我纠结了很久的想法变得不那么纠结了。 p.p.s. 感谢刘江推荐techmeme这个站,以后会常去看的:) p.p.p.s. 刘江真人看起来比围脖头像年轻多啦。 最后,感谢编牛士组织这次活动~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众声喧哗下的新媒体——进化版采集站?

前言:其实这篇文章本来的标题是《2010 – 2011,沉淀,成长,与新的困惑》(再之前还有个标题叫做《博主和评论者们的困惑》)。几个月前,我在某个讨论采集站的博客一游的时候,自嘲的说了句:“半个采集站的编辑路过”。而留言之后,却感到深深的困扰:我在51CTO,或者说,51CTO系统频道所做的,究竟是不是采集站? 在2011年1月1日,我本来想用上面那个标题将自己的困惑和思考记录下来,但感觉思维混乱,难以组织清楚,所以就搁置了。直到前两天有机会跟文子哥单独聊起了这个话题。文子哥问我:“你想过新媒体方面的事情吗?”讨论了半天,我问他:“你觉得我们到底是不是采集站?”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篇文章的标题,以及下面的这篇文章——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自从Web 2.0技术诞生以来,互联网就进入了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以前,所有的人类只有少数几个喇叭,这几个喇叭的持有者名叫媒体;而在众声喧哗的时代,每个人手中都捏着一只喇叭。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懒菜理解版,非原话) 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内容的创造者是群众。关于这一点,我在前两年的很多文章中都提到了(比如创新在别处,有关51CTO家园的上线,等等),在本文中就不必多说。本文要讨论的,是媒体在这个众声喧哗时代中的价值,以及在我的理解中,新媒体未来可能存在的形式。 互联网用户 Web 2.0是一种革命,其最大的革命性质之一就在于它将读者(内容受众)与作者(内容贡献者)之间的界限彻底模糊化了。在Web 2.0时代,不再有纯粹意义上的读者与作者之分,而是一个广义的“互联网用户”的概念。从内容的角度而言,互联网用户至少有五种身份: 读者 反馈者 参与者 内容制造者 传播者 每一个互联网用户,在不同的时间和场景下,会扮演一个或多个角色;而互联网的发展结果之一,就是互联网用户在这五个角色当中可以进行快速的转变。事实上,几乎所有的Web 2.0产品,都在尝试引导用户完成从读者到另外四个角色的转变。 应该说,Web 2.0产品这个词有点狭隘了。如今这个时代,互联网上的一切都是产品。论坛是产品,博客是产品,应用程序是产品,网站是产品,专题是产品,沙龙是产品,甚至我lazycai这个ID也是个产品。媒体本身也是产品。51CTO和CSDN是两个不同的产品,51CTO系统频道和51CTO开发频道也是两个不同的产品。 而编辑,就是媒体这个产品的产品经理。 媒体即服务:MaaS(这算不算滥用热词?) 身为产品经理,首要任务是实现产品对用户的价值,比如是游戏就要好玩,是阅读器就要提供好的阅读体验,是写字板就要提供好的手感和视觉效果,等等。PV、用户数量神马的固然重要,但重要性绝对不在第一位,因为如果产品是垃圾,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媒体是一个怎样的产品?传统的媒体不用说,制造内容,传播内容。仅仅在五年前,读者获取资源的渠道还十分有限,所以媒体提供的内容就物以稀为贵了。而现在,无论是获取内容、制造内容还是传播内容的门槛都几乎没有了,内容不稀反滥,所以媒体提供的内容自然价值就大大的少了(当然,这个“滥”也只是相对的。无论哪个时代都仍然会有内容是稀缺的,就好像无论哪个时代都有无法医治的病症一样)。但是,媒体并没有因此失去价值,因为互联网用户仍然有未解决的问题,并有新服务的需求: 身为读者,如何只获取我感兴趣的内容(比如不用再从上千条Google Reader更新中挑选出十条自己真正喜爱的)?能不能在我工作忙的时候只获取最精华的内容?如何剔除掉重复的内容?如何将我阅读过的内容归档或分类? 我能否简单的表达我对一篇文章的喜爱(或讨厌)? 我能否方便的对一篇文章表达我自己的看法?作者能看到我的评论并回复我么?作者的回复和我的评论能显示在我个人的空间里么? 我也想写文章,是写博客还是发论坛,还是投稿呢?别人写给我的评论,我都能看到么?别人觉得我的文章好还是不好呢?有人推荐我的文章么? 我想推广我刚写完的文章,是去论坛发个帖子,去QQ群,或是找编辑帮我推广下?我推荐过的优秀文章,能不能生成一个列表跟大家分享? 互联网用户们新的需求当然远不止这些,但对于“新媒体”这个产品,我认为这些需求都是要优先考虑的。有人可能发现了,有一些产品已经解决了这个列表中的部分问题,比如Google Reader就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包括51CTO家园也在尝试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对于Google Reader而言,即使Google的算法再精明,Reader的使用者也在足够活跃的提供反馈数据,但Reader的性质毕竟只是一个内容中转站,而没有提供一个内容托管的平台,所以很多需求注定难以满足;长远来看,反而是家园这种SNS平台更有可能成为“新媒体”这个产品。 基于SNS的新媒体 下面就简单聊聊我个人对新媒体这个产品的实现思路吧。当然,新媒体肯定不止一种设计思路,我只是把自己的思路分享出来做个参考。 首先,新媒体的底层仍然需要是一个采集站。很多媒体同行一提到采集站就容易联想到垃圾站,但其实采集站跟垃圾站完全是俩概念,这俩概念的混淆纯粹是因为很多采集站都在采集垃圾(或者把采集过来的内容当做垃圾)。 为什么说新媒体仍然需要是个采集站?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不用回答了,因为你哪怕有100个编辑和100个专家作者每天写文章,这样的内容产量相对整个互联网而言也只是九牛一毛;更重要的是,你写的未必比人家好,因为术业有专攻,再牛B的专家也不可能样样精通——最好的创新永远在别处。这倒并不是说媒体就不该做原创了,新媒体在互联网上仍然需要保持“内容制造者”这一身份——你的原创代表了你的风格,这是你被人们记住的原因——只是这一身份已经不再有什么特别之处了,给用户带来的价值和一个博主并没有什么区别。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读《纸本书变电子书是很小的事》有感

今天同事分享了蒋涛的新博文,发现之前还没读过他的博客,就忍不住多瞄了两眼。然后看到这篇文章: 纸本书变电子书是很小的事——詹宏志谈数字出版时代 看到中间有这样几段话: 过去的编辑是在缺乏当中主导。因为你没有,所以我给你这些。现在,我给你一本书,这件事你一无所知,所以我把认为重要的事情统统合起来给你,所以是在缺乏中主导。在互联网时代,未来的编辑要在丰富中主导。你随便百度一下,google一下,就有十万个符合你搜寻条件的资料,你要怎么看?当信息量愈大的时候,导语和评论的价值就愈高。因为你真的没办法判断,问题不在于没有而在于太多了,多到你不知道谁好。在我看来未来编辑的工作会很不一样,会加倍重要。 里面讲到编辑的归类、导读对读者起到的作用,我觉得实在太有道理了。 前两天忘了看谁的博客,说2000年那会儿开发方面的文章及其匮乏,一张《程序员大本营》光盘就跟宝贝一样。当时看过去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结合起来一想,发现这世界变化的的确很快。2000年我还在初中,那个时候接触电脑不为别的,就为了玩游戏。那时候游戏攻略本都是杂志,当时经常是一位同学去买攻略本,然后大家轮流看,再一起研究着新游戏的通关。当时天幻的崛起和后来的发展,也因为它是当时收集信息量最多的最终幻想游戏专题站。那时我和我的同学们就像所有的小孩子一样,以为这样的事情会永远继续下去。 然而在这不长不短的十年间,事情变化的太多了。雅虎陨落,Google壮大,互联网的普及流行,论坛、博客的兴起,互联网的内容越来越多,而且谁都可以上去说话。05年到08年那会儿正是我在天幻活跃的时候,当时整个社区的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种迷茫。做攻略,写心得,从日站翻译资料,大家还是做着一样的事情。天幻的专题仍然那样优秀,但是好像不再有那么吸引人了。 记得今年年初我做总结的时候,对专题应该如何发展的这种迷茫也做过阐述。当时我说过我找到的答案是“metadata”这个词,并致力于将自己的频道打造成整个互联网上优质内容的聚合地。当然这个目标还很遥远,但是今年总算也是做了一些尝试(话说回来,写那篇总结的时候我还是开发频道的人,结果写完之后不久就辗转一番,现在在系统,尤其是Linux这一块修炼了,回头一想也觉得挺有意思)。 今年我做过的专题中,我觉得最满意的就是这个: SA,神仙与装机男:运维的工作到底啥样儿? 嗯,唯一的缺憾就是banner做的实在丑了点,但在内容选择和组织上面,已经勾勒出我理想中的专题的雏形了。 再就是今年9月开始做的电子杂志《Linux运维趋势》,虽然不是专题,但是原理是差不多的。反正专题啊杂志啊这些只是一种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你,身为一个编辑,虽然并不能够真正使用这些技术(虽然咱也算做过点开发,但是现在文章看得多了,我现在越来越不好意思说我自己做过开发了……),但是你能不能从互联网的海洋中识别出那些真正优秀的内容,并且以读者需要的条理呈现给他们。 而真正优秀的内容,都是出自一线的技术人员;优秀的一线技术人员,又有很多出没在互联网上的各个社区(运维可能不太明显,但开发领域基本是这样的)。如何跟他们打成一片,则是我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发现这个读后感写着写着变年终总结了……又想不出该怎样结尾了,那就这样吧,回头想到啥再补充。

Posted in editor | Leave a comment

IE6歼灭战:战场在哪里?

【51CTO视角】2010年,国内外各大浏览器厂商都战报不断:众人关注的IE9以一反微软常态的速度在短短数月之内扔出了4个预览版和据说将在本月发布的Beta版;火狐在完成3.6之后异常积极的投入到Firefox 4的开发当中;谷歌的Chrome从年初的4.0一路蹦跳到前不久的7.0(Dev版),先后加入了插件支持、Linux/Mac支持等重要特性,Stable分支也刚刚步入了6.0,一鼓作气的劲头十分明显;Opera从10.50,10.60一直进发到现在处于开发阶段中的10.70;苹果在Safari 4.0之后沉寂了两年后发布了Safari 5;国内方面,傲游3.0在前几日刚刚正式发布;搜狗浏览器也改了个名字,以搜狗高速浏览器2代的身份登场,这两款浏览器同时也都是Webkit+IE双核浏览器的先锋代表;QQ浏览器5(也就是TT浏览器的下一个正式版本)的Beta也已经推出,同样是Webkit+IE的双核模式;360浏览器也从3.1稳步更新至3.3。更不用说还有无数小的浏览器厂商,在这纷纷扰扰的浏览器市场中此起彼伏。总之,就是一副战国群雄争霸的场面,而且2010年正处于这个战国年代的活跃期。 2010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在全球浏览器市场曾经稳坐了五年王座、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越80%、现在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仍保有10%的IE6,终于被微软官方鉴定了死亡状态并举行了葬礼。 而所有这一切有关浏览器事件的背后,还有一个总是被人念起的名字:HTML 5标准。每一个大牌浏览器出新版本的时候,其特性列表中总是有一条提到:“这个版本开始支持HTML 5中的某某特性”,无一例外,仿佛不提HTML 5就土老冒赶不上时髦了一样。这不,Google刚刚在周四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开发技术交流会,DevFest 2010。 DevFest 2010 本期交流会的主题是下一代Web标准和浏览器发展趋势,这其中的“下一代Web标准”,所指的就是HTML 5啦。 DevFest 2010 互联网开发技术交流会 大会的主题演讲很好玩,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演示: 人人网的六度空间,完全用HTML 5实现 iPhone 4上使用Google地图,利用HTML 5的GeoLocation识别持有者的地理位置 淘宝网利用HTML 5实现的清单效果 还有就是,传说中的Google Web应用商店 等等等等,总之是十分的炫。现场最火爆的场面莫过于上面这位林斌老大在浏览器里玩起3D的Quake,以及现在流行的植物大战僵尸时的游戏体验。Quake的代码可以在Google Code上找到,植物大战僵尸则是Flash版本,很容易找到,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玩玩看。 然后,在看完所有这些华丽的演示之后,主题转移到了浏览器上面。这次Google拉来了几乎是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浏览器厂商的大佬们过来做客: 以上,从左到右分别是:Google Chrome产品研发技术总监 李曦,也是本论坛的主持人来自Opera挪威总部的Web Evangelist 谢子斌世界之窗浏览器创始人、360浏览器开发总监 谢震平搜狗浏览器技术总监 杨洪涛Mozilla Firefox在北京的总经理 过元铮傲游浏览器技术总监 曾伟宏QQ浏览器产品副总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理想中的51CTO

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互联网最初的动力是什么?互联网的未来又在哪里? 无论怎样的创新也好,怎样的新的经营方式也好,怎样的社会需求也好;对于互联网而言,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唯有一个,那就是IT技术。可以说技术是现代社会最有价值的生产力。社会财富的基石不是地皮,不是黄金,不是美刀、英镑和人民币……而是技术。 唯有技术,方能成就梦想。 所以,51CTO诞生了。 而来到51CTO的人们,也都是因为对技术的喜爱,因为对互联网未来的憧憬,因为技术成就梦想这共同的信念而汇聚到一起。 他们一开始可能是因为喜爱电子游戏而想成为游戏开发者的小孩子,他们一开始可能是为了学校的同学互联或为了某个喜爱的偶像而想要架设一个网站的学生,他们一开始可能是单纯喜欢把电脑拆了又装装了又拆的DIY爱好者,也可能是一个对未来毫无头绪、但下意识的选择了IT这条道路的无心者。后来,他们成为了众多程序员中的一员,众多网络管理员、系统管理员中的一员,众多网络工程师、系统工程师中的一员,或者是一位DBA,一位安全运维,一位技术支持,甚至于一位项目经理,一位架构师,一位CTO,一位互联网前沿的创业者,等等。加入了互联网这个大产业的人们,不知疲倦的寻找继续前进的道路,并渴望与同行们进行技术与生活上的交流。 所以,我们有了51CTO社区这个平台,单纯为了这些技术人们提供了一个分享经验、交流心得的平台;我们有了主站的各个频道和专题,单纯为了这些技术人们提供了一个节省时间、具有指引性的学习平台。 这次51CTO家园上线,我在8月1日之前几天看到了家园的模样,忽然觉得感动莫名:51CTO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才对。 IT媒体人算什么?只不过是有思想的传声筒而已。真正为技术人们带来有价值内容的,永远都是那些来自最前线的技术人们。这年头技术人大多有自己的博客,或在自己习惯的论坛中泡着。虽然很多博客平台上都尽量提供了博客之间的互联,虽然论坛是公共场所,但是作为内容制造者而言,我最终也不清楚到底是谁来光顾了我的博客或帖子;而作为内容阅读者而言,往往也只能在浩如烟海的博文和帖子中淘金。即使我关注了一位我很崇拜的技术前辈的博客,但他也许除了写博客之外也在其他论坛上游走,或者在Twitter/新浪围脖上关注了某些事件,而我却无从得知。 所以51CTO家园的上线,是一个互联的开端。因为关注相同的技术而互相加为好友,继而每个人得到什么信息,则完全取决于自己关注什么,以及自己的水平如何。对于家园,我认为这大概可以算是51CTO五周年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当然啦,家园现在还有很多小细节需要改进,比如翻页体验、搜索体验等等,现在离完美体验还有相当的差距,不过呢家园也是一直在逐步完善的,所以大家都可以耐心等待。 这里也小声的说一下我对于下一版家园的期待:支持OpenID(用gmail帐号或是推特帐号进入家园,想想滋味一定不差);内容聚合(管它是推特、新浪围脖还是腾讯;CU、博客园还是JavaEye,好东东统统不漏掉);技术圈搭配维基与电子邮件群组支持……嗯,扯远了,貌似和我朝互联网现状背道而驰,看来短期内只能是白日梦,哈哈。也许我还是应该先想办法把咱们博客的全文RSS输出争取回来还比较靠谱。 说了这么多家园的东西,好像和我这个编辑本职关联不大,不过我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一个壮大之后的家园,为我们这些编辑们带来丰富的水产……嗯,内容素材和专家素材。有关编辑的剪刀浆糊活儿和大锅炒菜活儿在我以前的博客中也说了不少,虽然这方面的内容永远也说不完,不过这次征文还是不说它了。 总之,衷心的希望广大技术人们能在家园找到以“术”论道的朋友们,在51CTO主站的频道和专题中减少学习的复杂度与弯路,并在社区的交流和主站的浏览中过的更加开心。最后,自然是祝51CTO越来越好啦。 PS. 这次这个征文,中途改了两次选题,每个未完成的选题都写了一半,写的可谓是绞尽脑汁。而最后这个选题么,本来是想写51CTO对于技术人们的重大意义,结果写到家园,整个变成了为家园写赞歌了……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编辑与编剧

今天被问起说怎么很久没更新博客,想一想的确也是有上那么个把月了(其实文章似乎一直没少写,只是没往博客里面扔罢了)。回想大学时代,往往也是学期中间不写东西,一到了考试之前,就三天两头的往论坛里面跑动,搞各种活动和码各种文字;据我一个喜爱写同人文的死党描述,她也是闲的时候啥也不写,一到忙的焦头烂额时便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挖……难道正所谓忙里偷闲是人天生的爱好么?说来现下也是一个专题赶着上线,手底下还在做评测,却忽然想来更新博客,看来莫非真是平时不够忙么……? 嗯,上面最后一句当我没说。其实是最近的闲暇时间仍然在霹雳布袋戏中度过,刚看完了小一百四十多级串一起的霹雳神州三部,感觉精神和体力都消耗的极大,实在是没力气去更新我这边的一亩三分地。不过看戏之余,也看了不少编剧漫谈之类的记录,也算是有些意外的收获。 霹雳布袋戏最初就是一个编剧,号称“十车书”的黄强华。随着剧情铺的越来越大,霹雳的编剧队伍也逐渐壮大,现在大概也有了那么十多个了吧。这十多个编剧当中,有一位叫做三弦(韦三编)的,从07年开始开了博客(那边的习惯是叫做网志),断断续续更新到今天,讲的都是和霹雳相关的大小事。 这个网志的名称叫做“我在罪恶坑的日子(墙内的筒子们可能要费点功夫才能阅读)”,直译过来就是“我在霹雳布袋戏编剧组的日子”。罪恶坑这个势力在布袋戏的戏中也出现过,至于是在编剧组被冠名之前还是之后这就不大清楚了。的确这个名字安插在霹雳编剧组头上也的确很贴切:“编剧是个罪恶的职业,每个月至少要杀几个人到几百人;每隔一阵子,还要想办法毁掉一个派门甚至一个国家。”相信看过霹雳的都会认同三弦在自己博客门上留下的这句话。 处于霹雳中毒状态的本人自然是把这个博客的每一篇文章翻了个底朝天。本来只当是娱乐,却意外的收获了又一个我所喜爱的博客。这喜爱大概是出自某种共鸣:我们同样是理工科出身,入了笔杆子这行;我们同样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做一个出色的厨师(编剧,编辑,嗯,单单是名字就有点殊途同归);我们同样在2002年开始真正的“看”了世界杯,并在那同一年成为了卡恩的崇拜者,德国队的支持者;我们同样认为给邓王爷配的那首“出巡”是一首贴切的不能再贴切的人物配乐……甚至于,我们同样有隔1、2个月才更新一次博客的习惯。 当然,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我的经历没有三弦那么传奇,我和机场也没什么冤仇,我也不是电脑杀手,似乎也没有他所患的那种生活机能不足的症状(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也是某种类型的生活机能不足症候群,不过我的问题和真正的生活相关,而不在电子产品这一块)。简单的说,似乎就是我的运气比三弦好-3- 言归正传。在三弦的博客上扒了三天,让我发现了一个困扰我许久的一个问题的解答。那个问题就是:如何才能把一个故事讲得好听? 编剧的工作就是创造故事,并把故事讲出来,讲得让人们喜欢听。让我很庆幸的一点是,对于故事存在的意义,我和韦三编的看法是一致的:故事不是用来歌颂或者诋毁什么价值观的;故事的价值就在于故事本身。对我来说,霹雳布袋戏的魅力就在于那些不同性格的人物,那些承载着各种欢喜与伤悲的故事。 可是虽然我很喜欢看故事,但我却从来编不出好故事,也讲不好故事,正如同我每次跟人讲笑话,除了我自己以外都没人笑一样。我曾经兴冲冲的想要把轩辕剑三中赛特在塔德莫尔古墓里的奇遇描述给我老妈听,结果愣是把她说的昏昏欲睡;后来老妈提出多种建议,包括应该多加一些场景描述,古墓是多么昏暗,眼前飞过的安卡是怎样华丽的一只黑猫等等,但是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信心,没有再做过更多的尝试了。 做了编辑之后,更发现“讲的故事不好听”是我的一处软肋。我在主站写文章,总是力求内容有技术含量,相关事件有所考据,文章条理清晰,并且最大程度的减少水分,让读者对整体内容架构一目了然,便于拓展思路。可是看过我文章的同事们都说,我的文章少了点吸引力,少了那种让人一读开头便欲罢不能,看了中间还想接着看结尾的那种诱惑力。我妈也总是说我(和我老爸),讲事情的时候总是要从头开始,按部就班的讲,无论别人如何急着想要了解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一定仍然会一丝不苟的按照我们预先排设好的步调讲,所以什么事情讲起来,不好听也就罢了,往往还会把人急个半死。 看了这篇《剪刀与浆糊》之后,我终于明白我的问题在哪里了。 “所谓剪刀与浆糊,就是剪贴跟拼凑,也就是节奏感。” 节奏感。短短三字,如拨云见日。虽然IT技术类编辑相对其他领域的编辑而言有其特殊性,不过说到底,无非也就是多出技术类文章这一块。就算技术类文章占了一半,那我们也有一半的内容都是在讲故事:新闻,以及历史。甚至应该说,讲故事的这一半编辑实在要比发技术文章的这一半编辑来的更加重要,因为写技术文章的人是开发者,是网络管理员和系统管理员,是企业的CTO和CSO们;而为IT技术这个领域报道事件,记录历史的这项工作,我们是责无旁贷。 不过,虽然知道了症结所在,要真正掌握住节奏却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实现的,就好像我们可以简单的计算出刘翔跨栏跑110米需要多大的力量,耗费多少能量,但是要我们自己去跑出十几秒的成绩那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的。 没别的,还是要多练,如此这般。据说要提升创作的能力,最简单的方法是强迫自己每天写个几千字。嗯……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