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曾经的留学生,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谈谈自己眼中的新加坡式民主

前日去朋友婚礼,遇到以前在英国时的一位学姐。学姐因为打算去新加坡旅游,所以问起我那边的事情,也谈了谈那边的自由、民主等话题。最近托韩寒的福,原本不怎么见光的自由、民主、革命这三个话题在中国互联网上引起一阵热议,而且讨论的质量相比以往互联网上的相关讨论都要有所提高;想起自己怎么说也在新加坡呆了四年,居然还没写过点这方面的东西,刚好也趁这个机会补全一下。

我去新加坡还是2000年末,当时的总理还是吴作栋,总统是一位记不起来名字的印度裔大叔。刚过去的时候住在一个叫做Eton Hall的宿舍,宿舍背靠一个小山头,山上有很多别墅,门上都挂着PRIVATE的牌子,当时宿舍间传言去后山跑步可能会不小心被私家狗咬到;一年之后搬去了新建好的华中宿舍,也是背靠着一个小山头,据说小山头的后面住的就是吴作栋……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反正新加坡很小。

自己能去新加坡,源于当时新加坡教育部的一项中国留学生奖学金计划。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新加坡的不少中学开始到中国的各个城市寻摸中考成绩不错的学生,提供一些奖学金,邀请他们到新加坡读书。我们当时到了新加坡的立化中学,算起来是第三批。

很多人(包括我)一开始听说新加坡,是因为其“花园城市”之名;而新加坡另一项备受争议之名,则是其民主制度。名义上,新加坡是多党制,四年一次大选;而现实是,新加坡建国以来一直都是人民行动党(PAP)在执政。由于选举制度的设计有利于执政党,而且反对党既缺乏人才又缺乏宣传渠道,导致根本很难有能与PAP争夺选票的党派存在,这让很多旁观者和反对派人士们讥讽为假民主。不过,新加坡在PAP的执政下一直发展的不错,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每年会派遣大量官员去新加坡学习的原因。

今天的题目是新加坡式民主,但我想先谈谈新加坡最重要的资源——人才。

新加坡崛起于经济。李光耀本人是高材生海归,他的班子也是同样;从媒体从业者的角度来看,李光耀是一位非常出色的CEO,拉起来了一个出色的创业团队。这群有知识、有见识、有执行力的人才,是新加坡发展的第一桶金。

弹丸之地的新加坡没有自然资源,最初可以依赖的,只有其身为东西方必经港口的地理位置优势。一开始是引进炼油、造船、电子机械等重工业,到国内经济被拉动上涨、成本上升之后,又发展起后来的金融贸易、旅游等服务业。这其中,地理位置的优势只是个前提,最关键的资源,仍然在于人才。

李光耀是一个敏感度很高的CEO,能够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将新加坡打造成为一个第三产业高端人才汇聚的地方。新加坡发展方向的变化,我们在学校里都能感觉得到:我在高中那时听学长说起,在90年代初,物理是最火的学科,有将近十个班之多;过了几年之后,最火的科目变成了工程科必修的高等数学;到了我们那届,最火的是生物,有近十个班,而学物理的只剩下两个班了。国家的教育方针如此频繁的修改,看似不可思议;不过在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家,的确需要对全球发展的趋势具有高度的敏感度、解读能力和适应能力。

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新加坡政府本身对人才的要求也非常高。新加坡的人才资源主要来自两处,一是自己的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一是从海外挖过来的;海外人才主要来自中国,另外也有欧美等国的教授级人才进入大学授课等。政府挖人、留人的主要手段之一,是其奖学金制度。新加坡的各个政府部门每年会提供一大批奖学金送学生去英美等国的一流学府念大学,相应的契约内容则是,留学生在完成学业之后必须在新加坡的相关部门服务4~6年,甚至更久。新加坡很多家庭虽然收入不错,但英美高校的学费仍是不菲;对于成绩好的学生而言,申请奖学金无疑是最合适的一条路,所以成绩最好的一大部分人就这样留在了政府之中。

学姐问我对新加坡的独裁、假民主怎么看,其实我的观点就是:对于一个人才密度极高,且这么多人才都能人尽其用、各司其职,而且人才资源的补充具有可持续性的国家而言,国家哪里有发展不好的道理呢?其实在大部分国家,大家的目的都差不多,不过是要有尊严的活着,过上衣食住行都有着落的好日子,民主只不过是确保每个人都能如此生活的手段之一,并非绝对。

作为一个成功的独裁国家,新加坡的成功离不开两点:

1、有意识的栽培人才,留住人才,并尊重人才。这点上面说了很多了,但是我还想补充一点:这里所说的人才,并不仅是那种只会一味钻研物理、数学或生物的书呆子: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这种人才反而倒很难申请到奖学金。新加坡教育体系下的高材生,往往也同时在学校社团中活跃——尤其是体育类社团。而反过来,学校各社团的团长、财务等任职者,多数也都是在学业上成绩优秀的。

2、信息透明。政府的资金周转、官员的薪资标准等信息的透明自是不用说,这是基础;此外,还有社会信息与政策信息的透明。新加坡的初中里有一门社会学(Social Studies)的课程,课程包含对斯里兰卡Tigers组织的分析,对北爱尔兰局势的分析,对瑞士中立模式的分析,对英国高福利社会制度的分析,以及对新加坡各项政策的分析。考试内容是写论述文,从几个题目里挑选一个出来写,比如“你认为新加坡如果采用了英国的高福利制度会有怎样的后果?”之类的。学校内和社会民众能接触到的阅读材料主要是联合早报、Business Times这些刊物,虽然新加坡也有言论管制,但就尺度而言,如果说我们是看新闻联播长大的,那新加坡的孩子们可以说是看着微博长大的了。

有些人总是拿新加坡的成功说事儿,说独裁的政体也是可以很好的,却不提人才和信息透明的事儿。那么我看到淘宝成功了,就下结论说电商也是可以赚钱的,却对淘宝的运营策略只字不提,你觉得这个结论有价值吗?

而且,即使有这两点做保障,新加坡的历史还短,未来如何谁都说不准。近年来全球金融事件频发,新加坡的经济状态不是很好,生活费高涨,用于吸引人才的移民政策也引发本土新加坡人的很多争议。今年5月的2011年新加坡大选,PAP史无前例的丢失了一个选区:今年的阿裕尼集选区由林瑞莲,刘程强和陈硕茂率领的工人党一举拿下,这是自新加坡建国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何以会有这样的变化?

首先要从反对党方面谈起。上面讲到反对党最大的两个弱点,一个在缺乏人才,一个在缺乏宣传渠道。就宣传渠道而言,2000年前后,反对党要想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渠道是非常有限的:找联合早报发布文章或者找出版社出书,都容易被压制;再就是申请在公园等公开场合进行演讲,但是申请手续麻烦不说,即使申请到了,演讲的规定地点一般也在没什么人去的边边角角处,影响不到多少人。而如果不申请便自行召集民众,则会被当作非法集会来处理。

然而,Facebook来了,Twitter来了,YouTube来了。如果说2007年的Facebook还没有完全摆脱校园网的影子,那么到了2011年,具有8亿活跃用户的Facebook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仅次于中国和印度的第三大帝国。互联网上活生生的人比联合早报和电视新闻要有趣的多,隐隐上升成为个人、企业和组织们最为重视的营销渠道。另一方面,YouTube上的一记“您现在的生活,比四年前更好吗?”小短片,更是触动了新加坡底层民众的心,同时也再次向他们重申,为什么“拥有另一个选择”是重要的。

这个世界变了。

新加坡是个很有危机感的国家,政府也一直在培养民众的危机感。现在,新加坡的很多民众正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都是优秀的领导人,但是PAP的下一任呢?目前为止,民众尚未看到一个理想的接班人,不得不为未来的发展做好准备。执政党本是个容易招人怨的对象,如果PAP难以让民众满意,新加坡的民众可是不会对它客气的。

人民开始培养反对党,因为他们至少要让PAP感觉到压力。此举虽有短期代价,却有长久的价值。

人民靠选票支持反对党,反对党的宣传问题已经通过互联网解决大半,那么上面提到的人才问题又要如何解决呢?

在新加坡,传统意义上的高等人才指的是在中学成绩优秀,进入全国前八名的初院,A水准考试成绩优秀,继而拿着奖学金到英美一流大学读书并拿到高级文凭的那些人。比这些高等人才低一级的,是进入了前八名初院,但A水准后没有出国,最终进入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再往下,前八名之外的初院学生则多半进入南洋和淡马锡这两所大学。上面这部分人群,主要以华人为主,毕业之后主要就职于银行、金融、咨询、教育等领域,或进入政府部门。再往下的一批是中学毕业之后没有进入初院的学生,他们会进入理工学院进修专科,毕业后直接进入社会工作,主要从事技术类工种。可以说,新加坡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制度,虽然公平,却是等级分明的。教育系统内不同等级的学生之间在经历上会有相当大的差别,对其他等级内部的生活也往往了解有限。

然而,何以从英美一流院校毕业的,就是更高一等的人才呢?曾经,去英美先进国家念书,被看作是高水准的教育,更可以开拓眼界;然而上面说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在IT/互联网行业,我们知道硅谷,以及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不是象牙塔内的高等学府,但却是硅谷最大的人才来源。这些学生们未必成绩卓绝,却有想法、有激情,思维敏捷,行动迅速,谱写了众多的创业故事。硅谷-斯坦福大学模式的成功有很多原因,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企业与学院之间的消息透明与频繁来往。

以前,物理环境对人的影响因素极大,你不在牛津剑桥,无法感受那里的人文氛围;不在普林斯顿或常春藤院校,无法感受那里的学术氛围;不在斯坦福,则无法感受那里的创业氛围。然而现在,你不必身在斯坦福。前日有一以前在新加坡的学长在网上找我诉苦,说正在汕头创业,找个Python开发者怎么那么难;我当时随手在微博上搜了一下,发现在汕头关注Python技术的就俩人,就讨论说还是去广州找找算了。结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学长在微博上跑去勾搭那两个Python程序员,还真给他勾搭上了一个:那小伙儿正在念大二,却已经有了6年以上的编程经验,正是学长魂牵梦绕、苦寻已久的梦中情人程序员。后来据说学长跑去游说了小伙子的学校和家长,成功将其拉入伙,成为一段佳话……

这个世界的确变了。身在互联网,精彩人何处不精彩?新加坡的这次大选,反对党隐约呈现出一种人才辈出的迹象。在大选开始之前,国民团结党24岁女候选人佘雪玲引起了来自媒体和民众的很多关注。这位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年轻女性,有感于新加坡底层民众在这几年有房住却没钱买食物的困境,决定通过参政来改变这一问题。小姑娘在Facebook上设立了个人网页,现在已经有了超过十万个Like。看她在大选之后的答谢信,亦是精彩无比:表达感谢,号召团结,重申观点,并向对手致敬。这样一位优雅的女性,无论在哪里毕业的都好,怎能不算是一位优秀的人才?

对于新加坡的未来,我的看法是:人才仍然是最重要、最珍贵的资源。只不过,未来所需要的人才,已经与十年前、二十年前、四十年前的不一样了。未来的新加坡精英将更多来自PAP的体系之外:他们带有互联网的烙印,他们更加了解人民的需求,也更加了解新加坡面前的机遇有哪些。

而民主,不过是一个多少会经历的过程罢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and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