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Dellmini上网本安装Ubuntu 10.04显卡驱动折腾记

很多人知道我有折腾的习惯,偶尔会发展为手贱。过往的历史不多说,总之就是,我以前的DellMini本本装的是Windows XP,性能一直很差,打开浏览器都是刷屏式的显示,不爽很久。有一次长假之后忽然罢工无法进入系统了,就找了个接口让它退休在家,换了个工作本。 这个DellMini在家用来尝试各种系统,主要是Linux发行版。前一阵子Ubuntu 11.04刚发布,想装上去试一下,但是我无奈地发现这个本本显示不了最新的Unity桌面,就又装回了Ubuntu 10.04。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这个本本上安装的是Puppy Linux。很小的一个发行版,体验不错,就是我没把unicode支持配置出来,中文显示全是方框框。但是无线网卡和显卡都是支持的很好的,这点体验比Ubuntu强很多(Ubuntu总是默认采用自己的驱动而不是专有驱动,但是它提供的驱动往往不靠谱)。于是换回Ubuntu 10.04之后,我发现有一点很不爽: DellMini 12的显卡是Intel GMA500,默认分辨率是1280×800。这个分辨率在Puppy Linux下是可以通过Xorg config默认识别出来的。 可是到了Ubuntu 10.04下,它默认不知道给我配了个什么驱动,最高只支持到1024×768,再高的配置它就跟我报错。 那天看着实在不爽,就到了新立得软件包管理器下,把大部分默认安装的xserver-xorg-video-*驱动全删了,只留下了intel的两个驱动。心想这下你该默认读取intel的显卡驱动了吧。 结果重启系统后傻眼了:无法进入X界面。输入startx,跟我报错说无法找到vesa,又无法找到fbdev驱动。搜索了半天,发现vesa驱动因为兼容性高的关系在ubuntu下是默认的,但是这驱动不认识我这个显示器,那也没办法了。 那就手动指定驱动吧。跑到/etc/X11/xorg.conf下(Ubuntu 10.04和比较新的发行版现在都不太使用xorg.conf来做手动配置,而是完全依靠内核自动分配的模块;但是自动分配了不对的模块时,xorg.conf配置文件就帮上忙了),添加一个Device,名字随便填了个Intel GMA500,Device下设置Driver=”intel”。再启动X,这下总该行了吧! 结果又傻眼了:X说intel这个驱动不认识我这个显示屏,还是无法启动。 其实之前从Intel官网下载了GMA500的驱动,但是这里又有个傻眼的问题:我在Ubuntu安装的时候选择的是中文,结果默认下载路径叫做/home/下载,而命令行下的中文显示的全都是菱形符号…… 于是在另一台机子上开始了漫长的Google之旅,为我的本本找寻正确的驱动…… 中间还在DellMini上配置了半天无线,但是WPA的设置总是弄不对,wpa_supplicant总是分配不到ctrl_iface,最后懒了,直接插了根网线…… 总之在Google上搜索半天,最后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GMA500的PPA! http://ubuntuforums.org/showthread.php?t=1229345 https://wiki.ubuntu.com/HardwareSupportComponentsVideoCardsPoulsbo 按照上面的教程安装了psb的驱动,重启之后,终于看到了久违的gnome界面…… 特此记录一下。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乱评本拉登之死与互联网时代

本文在51CTO首发:http://os.51cto.com/art/201105/259209.htm 在这里留个备份。 【51CTO独家观察】美国东海岸时间5月1日晚11点30分,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电视上公开宣布美国军方已经击毙本拉登。这个消息迅速通过互联网传遍全球,而且整个传播过程甚至在奥巴马进行电视宣布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了。这次新闻成为了又一个全球互联网热点事件,而在每次的热点新闻出现之后,互联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51CTO编辑以下将对本次事件中的互联网因素进行分析点评,以供娱乐。 本拉登是怎么被发现的? 本拉登的死讯刚传出来的时候,很多IT人士开始胡乱猜测本拉登是怎样被发现的,更有好事者开玩笑说会不会是本拉登用的iPhone泄露了自己的地理位置(参考51CTO此前针对iPhone跟踪用户行踪事件的报道)。但是,事件的真相是,本拉登之死跟iPhone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本拉登被击毙的地方根本没有互联网和电话。正是由于这个“信息孤岛”的存在,才让美军发现这里是本拉登的藏身之处。 根据Computerworld的报道,本拉登最终隐藏在巴基斯坦一个叫做Abottabad的小镇里,这个小镇有很多开着本田车、使用各种有线、无线电话和计算机的专业人士,唯独有一个宅子是连最基本的通讯网络都没有的。据传本拉登出于安全的考虑,决定所有的通讯都通过非技术的方式进行——让自己信任的联络员传递消息;结果这个价值100万美元的宅子居然没有任何通讯网络,反而引起了美军的注意。 所以说,本拉登的失误其实在于低估了巴基斯坦城镇的信息化进程。 本拉登之死的新闻是如何传播的:社会化媒体 奥巴马的公告是在晚上11点30分,但是整个信息的传播其实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开始了。5月1日晚上10点25分,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的一名前参谋长凯斯·厄本(Keith Urbahn)在Twitter上发了一个Tweet说:“一位有声望的人刚刚告诉我,他们干掉了奥萨马·本·拉登。太棒了!” 图 有关本拉登之死的第一推 这一消息迅速在Twitter、Facebook等社交网站上迅速传播,而很多传统媒体直到很晚才做出反应。Facebook上的一个Osama Bin Laden is DEAD的页面,到5月2日早上5点(事件公布后7小时内)已经有25万人表示了Like,Twitter上一度达到了每秒4000条相关消息的流量,在事件公布12小时之内更是到达了220万条相关Tweet的总量。 图 本拉登死亡消息在社交网络上的传播 当然,社交网站上的大部分传言和猜测都被证明是错误的。 结果:互联网流量暴涨 如此多的点击、评论和Like等动作,整体效应就是全球互联网流量的激增。当天晚上11点,全球流量达到了一个每分钟411.8万PV的高峰: 图 新闻公布当天的全球互联网网络流量 数据来自CDN服务商Akamai,图片来自DatacenterKnowledge 这样突发的流量毫无疑问会对很多新闻网站的架构造成冲击。流量高峰期间,大多数美国主要的新闻站点、其移动站点以及视频站点都出现了明显的访问速度慢等症状,其中CNN移动网站甚至因此宕机。根据互联网流量监控公司Keynote Systems的报告,流量高峰时段期间,新闻网站保持正常的比例为60%,这意味着有40%的网站在某些时刻出现宕机。 一个幸运的事情是,本次奥巴马的公告是在美国时间快到午夜的时候发布的。如果是上午或下午发布,那么峰值肯定会远远超过411.8万PV/分钟,宕机的网站会更多。 另一个幸运的事情是,这次本拉登事件和英国威廉王子婚礼相隔不过数天,而各大新闻网站之前已经为王室婚礼进行了充足的准备,才没有导致更加糟糕的状况。 如果他们采用云计算来进行底层支持,情况会有所改善吗? 后续:病毒的传播 利用热点事件传播病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还是要跟大家再次提醒一下。散播病毒的手法主要是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站,犯罪分子会通过这些看似与本拉登死亡事件相关的链接将用户诱骗至恶意软件,导致用户受病毒感染。用户应该留意含有与本·拉登之死有关的照片、视频和其他信息链接的垃圾邮件。 结论 这次事件说明了信息孤岛是危险的,社交网络是强大的,云计算是有需求的。互联网是一个越来越有意思的世界,这个世界将见证人类历史上很多的重大事件。让我们继续观察,继续娱乐,继续见证吧。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