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读《纸本书变电子书是很小的事》有感

今天同事分享了蒋涛的新博文,发现之前还没读过他的博客,就忍不住多瞄了两眼。然后看到这篇文章: 纸本书变电子书是很小的事——詹宏志谈数字出版时代 看到中间有这样几段话: 过去的编辑是在缺乏当中主导。因为你没有,所以我给你这些。现在,我给你一本书,这件事你一无所知,所以我把认为重要的事情统统合起来给你,所以是在缺乏中主导。在互联网时代,未来的编辑要在丰富中主导。你随便百度一下,google一下,就有十万个符合你搜寻条件的资料,你要怎么看?当信息量愈大的时候,导语和评论的价值就愈高。因为你真的没办法判断,问题不在于没有而在于太多了,多到你不知道谁好。在我看来未来编辑的工作会很不一样,会加倍重要。 里面讲到编辑的归类、导读对读者起到的作用,我觉得实在太有道理了。 前两天忘了看谁的博客,说2000年那会儿开发方面的文章及其匮乏,一张《程序员大本营》光盘就跟宝贝一样。当时看过去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结合起来一想,发现这世界变化的的确很快。2000年我还在初中,那个时候接触电脑不为别的,就为了玩游戏。那时候游戏攻略本都是杂志,当时经常是一位同学去买攻略本,然后大家轮流看,再一起研究着新游戏的通关。当时天幻的崛起和后来的发展,也因为它是当时收集信息量最多的最终幻想游戏专题站。那时我和我的同学们就像所有的小孩子一样,以为这样的事情会永远继续下去。 然而在这不长不短的十年间,事情变化的太多了。雅虎陨落,Google壮大,互联网的普及流行,论坛、博客的兴起,互联网的内容越来越多,而且谁都可以上去说话。05年到08年那会儿正是我在天幻活跃的时候,当时整个社区的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种迷茫。做攻略,写心得,从日站翻译资料,大家还是做着一样的事情。天幻的专题仍然那样优秀,但是好像不再有那么吸引人了。 记得今年年初我做总结的时候,对专题应该如何发展的这种迷茫也做过阐述。当时我说过我找到的答案是“metadata”这个词,并致力于将自己的频道打造成整个互联网上优质内容的聚合地。当然这个目标还很遥远,但是今年总算也是做了一些尝试(话说回来,写那篇总结的时候我还是开发频道的人,结果写完之后不久就辗转一番,现在在系统,尤其是Linux这一块修炼了,回头一想也觉得挺有意思)。 今年我做过的专题中,我觉得最满意的就是这个: SA,神仙与装机男:运维的工作到底啥样儿? 嗯,唯一的缺憾就是banner做的实在丑了点,但在内容选择和组织上面,已经勾勒出我理想中的专题的雏形了。 再就是今年9月开始做的电子杂志《Linux运维趋势》,虽然不是专题,但是原理是差不多的。反正专题啊杂志啊这些只是一种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你,身为一个编辑,虽然并不能够真正使用这些技术(虽然咱也算做过点开发,但是现在文章看得多了,我现在越来越不好意思说我自己做过开发了……),但是你能不能从互联网的海洋中识别出那些真正优秀的内容,并且以读者需要的条理呈现给他们。 而真正优秀的内容,都是出自一线的技术人员;优秀的一线技术人员,又有很多出没在互联网上的各个社区(运维可能不太明显,但开发领域基本是这样的)。如何跟他们打成一片,则是我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发现这个读后感写着写着变年终总结了……又想不出该怎样结尾了,那就这样吧,回头想到啥再补充。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editor | Leave a comment

桌面端用户,你的底线在哪里?

【51CTO观察】最近的360 vs QQ大战不仅是一场热闹的乱战,同时也引发了很多有关隐私的思考。隐私问题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但这次360大张旗鼓的将此事摆上台面,加上上亿QQ用户被胁迫的事态发展,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有关360安全卫士和QQ这两款拥有上亿装机量的客户端软件的碰撞,从技术的角度看来,引发的是另一个层面的思考: 上亿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的电脑,在不计其数的黑客和不怀好意者众目睽睽之下的用户的桌面以及用户硬盘上和网络上的数据,我们的操作系统,我们的安全软件和应用软件,我们的浏览器,我们使用的互联网服务,以及我们用户自己,应该怎样去保护它们免于受到被泄露、被锁死、以及被随意玩弄的遭遇? 今天咱就来整个FAQs,跟大家一起来看看这个领域在过去十年间出现的问题。在这个领域,无论在道德上还是法律上,都仍然有极大的空白,再加上“盗版”猖獗和“免费”崛起引起的无责任地带,更增添了情况的复杂性,因此我们也无法定义“究竟怎样才是合理的处理方式”。但是,身为用户,我们有义务去承担一些责任,并且有权利参与这场制衡的角逐——因为那些是我们用户自己的隐私。 情景描述1:在21世纪初的那几年,很多用户在安装了某个软件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的IE上多了一个3721上网助手。后来,类似的情况还以百度搜霸、IE伴侣、CNNIC中文上网、淘宝插件、易趣工具栏、Google工具条等形式出现。这种行为后来被称之为“捆绑安装”。 情景描述2:2010年春节假期,很多QQ用户发现自己电脑上忽然多出一个“QQ医生”。这是QQ聊天客户端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给用户的Windows系统上安装的。此外,用户一般在安装QQ客户端时,也会默认安装上QQ游戏、QQ软件管理器等模块。这些行为也被定义为“捆绑安装”。 情景描述3:2009年Windows 7发售,但是在欧洲却遇到一个问题:欧盟以Windows 7只提供IE 8浏览器为由,认为Windows 7进行了不正当的软件捆绑行为。后来微软同意可以提供不捆绑IE浏览器的Windows 7,但这样用户买到的Windows 7默认都没有浏览器,无法上网了(对普通用户而言)。于是,最终卖到欧洲的Windows 7都提供了12种默认的浏览器安装包。但是,不与捆绑IE并不妨碍Windows 7当中捆绑一些Office 2010,麦咖啡杀毒,Dell Dock之类的软件。 思考题:软件提供者,尤其是免费软件的提供者,为了给软件寻找一种推广方式或盈利方式,难免会在软件中加上用户不一定想要的内容(比如广告)。对于捆绑安装的这种行为,身为用户,你的底线在哪里? 场景描述4:IE 6作为一款年迈的浏览器,成为了所有Windows XP系统最大的安全隐患之一。但是,出于用户的有意选择或无意的不作为,IE 6的装机量仍然居高不下,连微软自己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直到今天,每天仍有很多电脑因为IE 6而中招。 情景描述5:Google提供的Chrome浏览器的Windows版提供了一种与其他软件都不一样的升级机制:只要用户打开Chrome,Chrome就会自动在互联网上搜索可用的更新,并且自动执行升级。整个过程会占用一定的带宽和系统资源,但是却完全没有给用户提示,也没有给用户提供停止自动更新的选项。Google称此举是为了确保用户使用的一直是最新的浏览器,从而更加安全。 场景描述6:由于盗版猖獗,微软Windows XP在数年前的一次Windows Update中将一个正版验证模块当作“重要更新”发布,该模块会在盗版用户的桌面上弹出提示,并造成盗版系统黑屏等情况。 场景描述7:在最近一次的Windows自动更新中,Windows Live Essentials 2011被列入了“重要更新”级别,但事实上它既不是安全补丁,也不是必备软件,对于Windows用户而言并不重要,还要占用上百MB的空间。 思考题:对于软件,尤其是具有联网功能的软件,用户更多只是一个服务的使用者,而非软件的拥有者。软件更新的含义,已经超出了给电脑更换内存或硬盘的含义——软件提供者对于更新是有执行权的。对于软件的自动更新,尤其是可能为用户带来麻烦的自动更新,身为用户,你的底线在哪里? 情景描述8:3721上网助手,以及后来的部分插件,用户使用正常的删除手法,怎么删也删不掉。很多运行在Windows上的软件也出现过此类无法卸载的问题,但有意思的是,这些软件中也包含一些以安全为名的软件,比如瑞星、360、卡巴斯基等。 思考题:对于这些无法删除的软件们,身为用户,你的底线在哪里? 情景描述9:让3721上网助手臭名昭著的另一条原因在于,这个插件会在背后监视用户的上网习惯,并将用户的上网习惯告知自己的服务器。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服务的发展,近年来的中文输入法(搜狗/谷歌等),浏览器(傲游/Chrome/Opera等),以及搜索引擎、网站(论坛、博客,包括现在很火的SNS)等在线服务,都会将用户的使用习惯记录下来,并储存在自己的服务器当中,成为企业的重要互联网资本之一。 情景描述10:此次360 vs QQ大战的一个关键事件,就在于360声称QQ客户端能够监控用户在电脑上的行为历史,并上传到腾讯的服务器上。QQ客户端的确有一个为了扫描木马而存在的安全模块,可问题是,谁都不能确定它是不是仅仅扫描了木马。 思考题:用户使用某个服务的使用习惯和历史,这些隐私数据是用户所有,还是服务提供商所有?对于这些隐私数据,服务提供商可以拿来作分析以提供更到位的服务,但也可能将它们卖给某个不知名的企业。对于此点,身为用户,你的底线在哪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pen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Google大战Facebook,真欢乐

国内这边刚看完360和QQ的好戏,大洋另一边又要干架了:Google大战Facebook。 在Google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禁止Facebook导入Gmail联系人数据之后,现在,Google和Facebook之间争夺用户联系人数据的战争进一步升级。当用户在Facebook中点击“导入Gmail联系人数据时”按钮时,会被链接至Google怂恿用户投诉Facebook页面,该页面写道:“等等,你确定要将自己的联系人信息导入一个只让导入不让你导出数据的服务器吗?…我希望能够从Facebook中导出数据,请代表我对Facebook的数据保护主义进行投诉。”。Facebook的数据不对Google搜索开放恐怕是这次矛盾的导火索。 via http://it.solidot.org/article.pl?sid=10/11/11/0013206 TC中文上的描述很欢乐(pestwave看来也是个谷粉,嘿嘿): Facebook强大到牌坊和婊子两者兼得;Google则在这一刻被QQ附体,尽管形似神不似。 http://www.techcrunchchina.com/6718 互联网成为了一个越来越欢乐的地方了,只是这些欢乐都建立在对“究竟哪些用户数据属于哪些用户,属于哪些服务提供商”的疑惑之上。 好戏还在后面,静观其变吧~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又收到一封来自Google的邮件

上次Google因为隐私问题在法庭开审前广发邮件通告,我给收到了一封。今天又收到一封Google来信,内容如下: 您好:   因为您是使用自定义欢迎讯息、网页或文件的 Google 网上论坛的版主(至少是使用其中一项),所以我们特此通知您,从 2011 年 2 月开始我们不会再支持这些功能。我们作出此决定是为了能专注于改进 Google 网上论坛的核心功能 – 邮寄名单和论坛。我们鼓励您使用专门用于文件存储和网页创建的产品,例如 Google 文档和 Google 协作平台,以代替这些功能。例如,您可以在 Google 协作平台上轻松创建网页,并与您的论坛会员共享站点 (http://www.google.com/support/sites/bin/answer.py?hl=zh_CN&answer=174623)。您也可以在站点中存储文件,只需将文件添加到站点中的网页上 (http://www.google.com/support/sites/bin/answer.py?hl=zh_CN&answer=90563) 即可。如果您只是要找一个位置上传您的文件,以便您的论坛会员可进行下载,我们建议您尝试使用 Google 文档。您可以上传文件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50092),然后与群组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66343) 或个人 (http://docs.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hl=zh_CN&answer=86152) 共享访问权限,从而对文件分配“仅限编辑”或“仅限下载”权限。 从 2011 年 1 月开始,网上论坛不再允许创建或编辑欢迎讯息、文件和网页;其内容仅供查看,且只有现有文件才能下载。如果您要保留您的论坛中网页和文件部分的当前内容,我们强烈建议您将该内容导出并迁移到其他产品中。2011 年 2 月,我们会关闭这些功能,您将不能再访问该内容。   您是以下论坛的版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即时通讯客户端的末日?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的电脑上就没有任何的QQ客户端了——因为我发现腾讯已经把WebQQ做到了一个相当完善的程度。在我配置不高的上网本上跑着WebQQ,资源占用也少,还可以方便的在任何一台电脑上查看之前的聊天记录(注:我不是QQ会员,所以用QQ客户端反而无法跨电脑查看聊天记录)。 前些日子据说QQ客户端用户遭受了不少小窗口的骚扰,我还建议大家都上WebQQ来着。 结果今天,所有人都上不了WebQQ了。因为腾讯这丫的把WebQQ关了。 3日晚上的通告我看到了,我当时还以为这是个玩笑。没想到腾讯真的脑残到了这个地步,还连带着把WebQQ用户拖下水。 指望着我再安装个QQ客户端?门都没有! ——————————————————————————- 这次360与QQ的大战俨然变成了一场娱乐秀,360步步为营,腾讯的应对招招拙劣,一步一步落入对方的圈套,最终做出了威胁(并得罪)自己4亿用户的的决定。这场大战本身将会怎样发展,本文就姑且不提了。本文的重点是:客户端软件的用户。 本次大战,有上亿客户端软件的用户进行了围观:360安全卫士的2亿用户,QQ的4亿用户。上亿用户的Windows桌面上在过去几个月间此起彼伏的弹出小窗口,双方各自亮出武器轮流走马,可谓是天朝互联网历史上少有的盛况。 有人说这次大战误伤到了不少围观的群众。确实,11月3日晚上腾讯作的出那个脑残决定,将我们这些WebQQ的用户全部伤了;但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伤害,却早在这次大战掀开之前就存在了。这次的大战,反而是一次契机,让所有的人了解到,上亿客户端用户曾经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QQ客户端知道你的Windows上安装了什么软件,运行着哪些软件。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QQ客户端能够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往你的Windows系统上安装你根本不知道的软件。 这次事件让我们知道了,上面这些事情不光QQ客户端能做,360也能做,更多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客户端都能轻易做到。 而这些客户端“应该”“只是”聊天软件而已。 ——————————————————————————- 好吧,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可能我们在自己电脑上曾经看过什么毛片,电脑里保存过什么文档,自己的好友通讯录最后什么时候更新,甚至用来记录家庭收入的电子表格存在哪里,可能腾讯都知道,360也知道,或许金山也知道,瑞星也知道,大概MSN也知道? 当然它们也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如果想知道,就能知道。 我们应该去责怪Windows吗?为毛我的A程序能够擅自给我安装B程序,还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监视着我C程序的动作,并且偷偷将所有我电脑上的信息返回给互联网上某个不知名的服务器? 微软只好无辜的说:为毛你们还在用XP?Windows 7的话,会给你们安全提示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Windows 7那个安全提示,对普通用户来说真的没啥用。“XXX程序要访问互联网,您要允许吗?”废话,如果这是IM软件,当然得让它连上互联网才能用,所以到头来这个安全防护措施还是白搭。 ——————————————————————————- 所以用户如果要使用即时通讯工具,同时又想要隐私,那么眼前有两种选择。 1、选择开源的即时通讯工具。必须是比较流行、由可信赖的团队开发的。 由于开源,所以你才知道这个工具上面有没有包含那些具有可疑功能的模块。另外,由于大部分使用者对于一个软件的安全性是无法评估的,因此开发团队的口碑、业界的评论是一个重要的评估指标。 笔者现在在Windows上使用的是Miranda IM,可以用来登录MSN、ICQ、Yahoo等IM帐号。另一个Windows上可以用的开源客户端Pidgin虽然可以登录QQ,但是由于腾讯技术上的干扰,会有经常掉线的情况。而且Pidgin主要是针对Linux开发的,在Windows上的表现不太尽如人意。如果现在一定要登录QQ但又不想安装QQ客户端,可以把Pidgin当作一个临时解决方案。 2、选择Web版即时通讯应用。 随着现在HTML 5的逐渐流行和浏览器的强大,Web页面能够承担的功能越来越多。一年之前的WebQQ是一个很难称得上是QQ的东西,但现在的WebQQ已经具备了相当完善的功能,而且前一阵子的WebQQ 2.0更是一个相当有前瞻性的产品。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的聊天也有Web版,而且也是功能越来越强大;Facebook、人人上原本就是Web上的聊天方式;MSN的Web版虽然做得垃圾,但也算是有个Web版。各种Web版IM应用的崛起说明这在技术上已经完全没有瓶颈。 当然,选择Web版的同时还需要选择一个强大、安全的浏览器。如果你非要在IE6上跑Web版IM,最后搞到机器被挂一堆马、聊天记录被劫走,那我也无话可说。在Windows上,IE7-IE9,Firefox、Chrome、Opera的最新版,都是不错的选择,随你喜好了。(顺便再推广一下我这个浏览器速度大赛的专题) ——————————————————————————- 其实除了即时通讯应用之外,其他的应用现在大多也都可以在Web上实现,比如玩游戏、Word、电子表格之类的。当然,同理,你的网上行为隐私也将暴露在不知道哪些人的眼下,但是你仍然有选择你信任的服务供应商,并采用SSL加密进行保护的选择。 对于“安全卫士”这样的软件,我们又该怎样办呢?说实话,我是哪边都不相信。我机子上的杀毒软件是小红伞,其他方面,我认为只要不使用IE6就足够了,反正我平时也不太经常安装软件,尤其是不知道哪里下载下来的软件。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确需要360安全卫士,装上倒是也无妨,反正就算被偷隐私,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 总之,这次娱乐性颇强的大战,倒也很可能就此成为IM客户端软件退出历史舞台的契机。 当然,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还是想在自己的Windows上同时安装360和QQ的话,可以看看人人网推出的这款“劝架补丁”。当真是十分欢乐啊~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