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与编剧

今天被问起说怎么很久没更新博客,想一想的确也是有上那么个把月了(其实文章似乎一直没少写,只是没往博客里面扔罢了)。回想大学时代,往往也是学期中间不写东西,一到了考试之前,就三天两头的往论坛里面跑动,搞各种活动和码各种文字;据我一个喜爱写同人文的死党描述,她也是闲的时候啥也不写,一到忙的焦头烂额时便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挖……难道正所谓忙里偷闲是人天生的爱好么?说来现下也是一个专题赶着上线,手底下还在做评测,却忽然想来更新博客,看来莫非真是平时不够忙么……?

嗯,上面最后一句当我没说。其实是最近的闲暇时间仍然在霹雳布袋戏中度过,刚看完了小一百四十多级串一起的霹雳神州三部,感觉精神和体力都消耗的极大,实在是没力气去更新我这边的一亩三分地。不过看戏之余,也看了不少编剧漫谈之类的记录,也算是有些意外的收获。

霹雳布袋戏最初就是一个编剧,号称“十车书”的黄强华。随着剧情铺的越来越大,霹雳的编剧队伍也逐渐壮大,现在大概也有了那么十多个了吧。这十多个编剧当中,有一位叫做三弦(韦三编)的,从07年开始开了博客(那边的习惯是叫做网志),断断续续更新到今天,讲的都是和霹雳相关的大小事。

这个网志的名称叫做“我在罪恶坑的日子(墙内的筒子们可能要费点功夫才能阅读)”,直译过来就是“我在霹雳布袋戏编剧组的日子”。罪恶坑这个势力在布袋戏的戏中也出现过,至于是在编剧组被冠名之前还是之后这就不大清楚了。的确这个名字安插在霹雳编剧组头上也的确很贴切:“编剧是个罪恶的职业,每个月至少要杀几个人到几百人;每隔一阵子,还要想办法毁掉一个派门甚至一个国家。”相信看过霹雳的都会认同三弦在自己博客门上留下的这句话。

处于霹雳中毒状态的本人自然是把这个博客的每一篇文章翻了个底朝天。本来只当是娱乐,却意外的收获了又一个我所喜爱的博客。这喜爱大概是出自某种共鸣:我们同样是理工科出身,入了笔杆子这行;我们同样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做一个出色的厨师(编剧编辑,嗯,单单是名字就有点殊途同归);我们同样在2002年开始真正的“看”了世界杯,并在那同一年成为了卡恩的崇拜者,德国队的支持者;我们同样认为给邓王爷配的那首“出巡”是一首贴切的不能再贴切的人物配乐……甚至于,我们同样有隔1、2个月才更新一次博客的习惯。

当然,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我的经历没有三弦那么传奇,我和机场也没什么冤仇,我也不是电脑杀手,似乎也没有他所患的那种生活机能不足的症状(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也是某种类型的生活机能不足症候群,不过我的问题和真正的生活相关,而不在电子产品这一块)。简单的说,似乎就是我的运气比三弦好-3-

言归正传。在三弦的博客上扒了三天,让我发现了一个困扰我许久的一个问题的解答。那个问题就是:如何才能把一个故事讲得好听?

编剧的工作就是创造故事,并把故事讲出来,讲得让人们喜欢听。让我很庆幸的一点是,对于故事存在的意义,我和韦三编的看法是一致的:故事不是用来歌颂或者诋毁什么价值观的;故事的价值就在于故事本身。对我来说,霹雳布袋戏的魅力就在于那些不同性格的人物,那些承载着各种欢喜与伤悲的故事。

可是虽然我很喜欢看故事,但我却从来编不出好故事,也讲不好故事,正如同我每次跟人讲笑话,除了我自己以外都没人笑一样。我曾经兴冲冲的想要把轩辕剑三中赛特在塔德莫尔古墓里的奇遇描述给我老妈听,结果愣是把她说的昏昏欲睡;后来老妈提出多种建议,包括应该多加一些场景描述,古墓是多么昏暗,眼前飞过的安卡是怎样华丽的一只黑猫等等,但是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信心,没有再做过更多的尝试了。

做了编辑之后,更发现“讲的故事不好听”是我的一处软肋。我在主站写文章,总是力求内容有技术含量,相关事件有所考据,文章条理清晰,并且最大程度的减少水分,让读者对整体内容架构一目了然,便于拓展思路。可是看过我文章的同事们都说,我的文章少了点吸引力,少了那种让人一读开头便欲罢不能,看了中间还想接着看结尾的那种诱惑力。我妈也总是说我(和我老爸),讲事情的时候总是要从头开始,按部就班的讲,无论别人如何急着想要了解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一定仍然会一丝不苟的按照我们预先排设好的步调讲,所以什么事情讲起来,不好听也就罢了,往往还会把人急个半死。

看了这篇《剪刀与浆糊》之后,我终于明白我的问题在哪里了。

“所谓剪刀与浆糊,就是剪贴跟拼凑,也就是节奏感。”

节奏感。短短三字,如拨云见日。虽然IT技术类编辑相对其他领域的编辑而言有其特殊性,不过说到底,无非也就是多出技术类文章这一块。就算技术类文章占了一半,那我们也有一半的内容都是在讲故事:新闻,以及历史。甚至应该说,讲故事的这一半编辑实在要比发技术文章的这一半编辑来的更加重要,因为写技术文章的人是开发者,是网络管理员和系统管理员,是企业的CTO和CSO们;而为IT技术这个领域报道事件,记录历史的这项工作,我们是责无旁贷。

不过,虽然知道了症结所在,要真正掌握住节奏却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实现的,就好像我们可以简单的计算出刘翔跨栏跑110米需要多大的力量,耗费多少能量,但是要我们自己去跑出十几秒的成绩那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的。

没别的,还是要多练,如此这般。据说要提升创作的能力,最简单的方法是强迫自己每天写个几千字。嗯……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ditor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