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一些杂事

回首一看,居然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博客,深感不安,于是拿了之前两周写的文章扔上来先充充数。 这篇就用来记录过去一个月间的一些杂事吧。 1、在回顾了星无火前辈的一篇经典老文之后,最近迷上了霹雳布袋戏而无法自拔。 据说霹雳布袋戏在台湾当地非常火爆,还曾经被政令限制不得在夜晚播出,以免影响到大众的休息。这个传言的真实性我是没考证过,不过一部1984年诞生的系列到现在仍在继续,其生命力是不容否认的。 布袋造型美不美,见仁见智;闽南话好不好听,也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看法;一千多集的剧情是史诗还是狗血,也由不得我来评价。但布袋戏已经使我着迷。武林,江湖,天下;那些鲜活的人物,那些不停的登上舞台又离开了舞台的人物;那些不可知的过去,不可知的未来,一样是转瞬即逝的历史,却令人铭记于心。 “他人笑我太痴狂,人不痴狂妄天高!” 「十车书」黄强华,「八音才子」黄文择,何尝不是痴狂之人。戏中人的论道佛理,赋诗作对,刀来剑往,把酒问欢,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渴望。放眼戏中戏外,唯一句“笑尽英雄”而已! 2、上个月去QCon,在看着某一篇Slide之时,忽然冒出了一种很奇幻的想法,觉得现在企业通过天使投资发展新企业的做法,就好像生小孩一样。具体思路如下: 时代在变化,IT界变化尤其快。今天能用来赚大钱的产品与技术,到了明天也许就不值钱了。好比以前卖硬件能赚大钱,卖操作系统能赚大钱,现在这两条路都赚不到什么钱,便宜甚至免费的替代品满大街都是,要是不思改变,过不了两天就要喝西北风了。 IBM曾经是个靠硬件吃饭的企业,但现在他已经成功变成了一个靠服务赚钱的企业。这是个很神奇的转变,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功。而操作系统、软件和互联网这个领域的变革,微软顺应云计算的转型是否能成功也尚未可知。那么当格局再次改变的时候,这些企业是否能够再次顺应历史的潮流,步上下一个阶梯? 或者说,是否真的有“万世不拔之基业”呢? 这就让人不由得联想到自然界的做法。自然界的规则,万物有生有灭,前有来源,后有继承。传说陆地上的生物,乃是由海里的鱼逐渐按两栖、爬行等顺序逐渐演变而来;但却不曾有任何一条鱼,在其短暂的一生中能够完成从海里到陆地上生存的转变。 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自然界的想法:一条鱼存活一百年的价值,比不上每条鱼活五年,在一百年间传宗接代二十轮的价值。 同理,对于IT界,一家企业存活的时间越长,他的价值也会越来越小;新生的企业,虽然有很多不明因素,但综合价值是要远远超出现存企业的价值的。 所以天使投资这种做法,不正是相当于企业的传宗接代么?而万世不拔之基业,既然连自然界都不看好,想来应该是不存在的了。但是,虽然企业的生命正如同个体的生命一样无法长存,但是文化、理念、宗教这些事物,却仍然能够像血脉一样流传下去。却不知,有多少企业会抱有这样的胸怀呢? 3、天幻改版了。创业压力在身的大鸟放弃了以往后台全部自己编写的坚持,使用了DISCUZ的ASP.NET版本,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个年头做事但求事半功倍,好好的开源项目放在那里,不用真正是白不用。 不过,改版之后界面变化太大。对内容类产品而言倒是关系不大,但对于一个社区而言,使用界面改变太大不是好事。既然改版的目的是为了降低维护工作量以及后台性能的提升,那么其他方面应该尽可能的保持原有风格为好。当然大鸟有自己的苦衷,也只好将就了。 我也要开始进行操作系统频道的改版了。在Web 2.0时代,优秀博客林立,泛IT媒体和社区铺天盖地。一个好的专业媒体,最低限度应该成为一个专注的、有风格的好博客,继而也应当是一个专注的、有风格的内容聚合与整理站。应该要怎样做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由办公软件引发的一场赌局

【51CTO独家特稿】使用Office软件进行办公,是一种被很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习惯;使用借浏览器的窗口显现的Web应用进行办公,已经成为了最新潮的“云办公”方式的代表。当传统与变革相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微软于5月13日发布了全新一代商用软件平台,Office 2010正是此番阵营当中的头号主力。看过了发布会现场的情景解说,51CTO编辑深感这新一代的Office系列的确令人叹为观止:华丽的界面与效果,流畅、无缝、一切尽在把握的团队协作,以及你想得到或是想不到的各种细节。而通过笔者的初步试用,Office 2010在性能方面要比Office 2007提升了不少,被人广为诟病的Office 2007启动慢、打开文档速度慢、反应慢的问题在新的版本中有了明显的改善(51CTO编辑是在Windows 7中进行的试用,Office 2010的启动速度虽稍有延迟,但加载完毕之后的性能表现还是相当令人满意的)。虽然尚没有进入深入的使用,但结合众多用户对Beta版的体验来看,Office 2010相比Office 2007而言,的确提升了很大一个档次。 另一方面,根据微软大中华区信息工作者业务群总经理邱丽孟透露,将在6月18日于中国推出的Office 2010大众版当中,入门级的Office 2010家庭学生版售价将为398元人民币3个许可证(美国定价为150美元);而回顾2006年Office 2007即将发布的时候,其家庭与学生版在中国的定价可是1451块大洋(当时的美国定价为149.95美元)之高。虽然微软曾在2008年连续进行过两次降价,但最低那次的199元一个许可证的价位还是比此次的Office 2010的价位要高。微软想要在中国推广Office 2010正版化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不得不说,价位的调整也有来自其他方面的影响。过去几年间,与Office功能相近的产品正逐渐成熟,尤其以原Sun的OpenOffice和金山的WPS为代表——而他们都是免费的!与此同时,在全球用户与社区对开放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曾经通过使用特有的文档格式来达到“锁入”用户目的的经营方法也很难再有效(参考阅读:微软战略乱弹)。也就是说,Office软件能实现的功能,其他软件只要愿意,迟早都能够实现——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对Office 2010造成了威胁。虽然目前而言这些威胁仍然很微小(根据IDC在2009年7月份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近97%的公司在使用微软的Office,其中77%的公司只使用微软Office),但作为一家对IT领域的快速与残酷有着深刻体会的IT技术公司,微软很早就看到了这些变化,并一直在努力为Office系列寻找新的出路——毕竟,Office可是与Windows并称的微软两大赚钱机器之一。 云端的办公 2007年开始向公众开放的Google Docs在这三年间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这款办公应用完全在浏览器端运行,允许多人共享,允许多人协作编辑,并且一直在不断增添新的功能。这是Google的一贯作风:我只需要浏览器,而我也只想要浏览器。为此,Google不遗余力的推动HTML 5的进度,并对Flash这一类开源运动者和乔布斯都口诛笔伐的技术表示了最大的接受——因为Google想要一个能实现一切功能的浏览器,这将打造Google梦想中的云计算王国(这大概也是Google在有了Android的情况下,仍然下决心开发一个Chrome OS的原因吧)。可想而知,当更多的HTML 5特性在浏览器中实现的时候,Google文档也会变得更加强大。此次Office 2010发布之前,Google更是一反以往低调的作风,公开跑出来踢微软的场子,说微软的方法看起来有些过时了。 然而,浏览器就算再强大,Web应用就算再功能丰富,它们真的能够达到运行在原生的机器、原生的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这样的程度么?比如说,HTML 5、CSS 3配合JavaScript虽然能够实现看起来跟十年前PC上的3D枪战游戏差不多的东西,但像是WOW这种重量级的游戏,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在浏览器当中实现呢? 虽然微软此次带来的Office八个版本中包含了一个免费的Web版本,不过根据国外评测者的使用体验,其功能十分简陋,只有和桌面版一起使用才能发挥其效果。 这是一个赌局。 对于微软而言,没有理由放弃现有的阵地去走一个纯浏览器的云计算道路,因此他提出了云+端的概念,其中的“端”并非单单是浏览器。其实对于文档共享、协作编辑这些功能,微软的行动并不在Google之后。微软的Sharepoint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协作平台,配合Exchange Server,正好与Google Apps、Gmail等服务针锋相对;甚至单就功能而言,Sharepoint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Sharepoint是一系列组件和模块的集成,其中也包括浏览器的部分。简单的说,可以理解为一个有着强大协作功能的文件服务器。Sharepoint这个概念本身可以追溯到Windows Server 2003的一个叫做Windows SharePoint Services(WSS)的附加功能。这个功能后来演变成了Microsoft Office SharePoint Serv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开源漫谈之GNU GPL的前世今生

【51CTO独家特稿】前段时间在51CTO发布过的一篇译文对当下最为流行的五大开源许可协议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由于参与开源运动的多为开发者与设计者,而开源许可协议的原文往往跟法律条文一样难懂,导致开源社区的很多参与者并没有对开源许可协议产生足够的认识。但事实上,了解开源许可协议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做出选择,并且可以更加深入的参与开源社区的文化。 要了解开源许可协议,当然要从GNU GPL开始说起。这个许可协议究竟是如何诞生,又是如何被社区接受并广为使用的呢?请看下面的介绍。 GNU GPL条文概述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通常简称为GPL,是当下最为通用的开源许可协议。GPL的条文最早在1989年由Richard Stallman(RMS)撰写,用于GNU项目。这位自由软件之父在当年提出了四大自由的诉求: ◆可以使用软件做任何事的自由 ◆可以根据自己需要任意修改软件的自由 ◆可以与别人分享软件的自由 ◆可以与别人分享自己对软件所做改动的自由 为了有效地保护这些自由,RMS将GPL定义为第一个、同时也是最为严格的Copyleft许可协议——也就是说,如果你使用了按照GPL发布的项目,那么你的项目也必须按照GPL许可协议发布,不得添加任何其他限制。(不过,Copyleft这个理念却不是从GPL开始,而是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有人开始实行的。)使用GPL协议的代码制作的程序并非不能拿来卖钱,事实上RMS开始自由运动的第一笔经费就是通过售卖附在磁碟上的Emacs赚来的。GPL的主要规定在于源代码必须自由公开。之后为了增强此协议的Copyleft效力以及与专有软件代码以及其他协议代码的兼容性,RMS又先后在1991年和2007年敲定了GPLv2和GPLv3的条文。 使用GPL的知名开源项目 根据Black Duck Open Source Resource Center(直译为黑鸭子开源资源中心,由Black Duck软件公司发起建立并维护的数据库)的调查,目前使用GNU GPLv2的开源项目是最多的。到今天为止(2010年5月)的统计中,GPLv2占据了全部开源项目当中48.54%的比例,而GPLv3的使用率也已经不低,达到了5.61%。这其中包括很多我们所熟悉的开源项目: Linux:如日中天的操作系统,和Unix以及整个自由软件运动有着非常深的渊源。目前使用GPLv2(因此在理论上,所有的Linux发行版都遵循GPL许可协议)。 GNU系列:GNU Emacs,GNU调试器,GNU C编译器等等。当然,GNU项目已经在使用GPLv3。 eMule电驴:众所周知的P2P下载工具,目前使用GPLv2。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他们翻译的非官方GPL中文文本。 WordPress:流行的博客系统,目前使用GPLv2。 Java:Java的HotSpot技术和Java语言编译器javac从2006年开始采用GPLv2,不过条款中在GPLv2允许的范围内使用了linking exception(直译为连接例外),所以是一个修改过的GPLv2。另外,同属于Sun的Glassfish和NetBeans IDE也都采用此种许可协议。 MySQL:著名的开源数据库。MySQL采用的是双重许可协议——带有例外的GPLv2,以及专有类型的最终用户许可协议。这种双重许可的方式是开源软件发展多年的一个产物,这种方式允许厂商通过售卖开源软件的许可证赚钱,为想要使用GPL开源项目而又不想公开自己代码的用户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至于这种方法是否有利于开源界,以及是否会被用来钻空子,目前还无法得出明确的结论。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因为MySQL在GPLv2下发布,所以无论之后发生什么事,MySQL这个开源技术都是不可能被扼杀的。 GPL牵涉的法律案件回顾 须知RMS所做的远不止是开发了GNU项目以及确定了GNU GPL许可协议。为了自由软件的推广,RMS在1985年创建了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FSF),并一直致力于解决自由软件运动相关的法律和结构问题。 可想而知,GPL在推出之后并开始流行的十多年间成为了很多专有软件厂商的眼中钉。最早的一起直接针对GPL的法律诉讼发生在2003年8月,身为原告方的SC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