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跟传统战斗

今天这日子,无论如何都应该留下点什么文字。最近的底线比较高,可能莫名其妙的就会触碰到不知哪条敏感的神经,不免令各个留下文字的人们有点蛋蛋的胆战心惊。不过张口说话、下笔写文章这种事情就跟吃饭一样。胆固醇过高?有致癌物质?不小心被噎死?可能吧,但你不能因为遇到这种事情就活活把自己饿死。诚然少吃大鱼大肉和海鲜这种食物是有益身体健康的,但如果连清蒸鸡蛋都不能吃,只让吃清水和大白米饭,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受得了啊。

所以,大家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一定要注意饮食均衡,不要暴饮暴食,也不要饿着自己啊。

Google

谷歌这个家伙,其实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它做了一个输入法,一个谷歌音乐,还有什么?记不得了。反正没什么亮点。但是Google这个家伙,可是相当的微妙。狡猾,眼光长远,心思隐藏的又深。昨天刚刚得知Google在05年便开始到处采购光纤,着手准备自己的宽带计划之时,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这野心不但是与时俱进的,还是与生俱来的啊。而与此同时,我又是Google产品的忠实用户,Gmail、Docs什么的,确实难以不令人赞叹。说起对互联网整个的理解,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比Google理解的更为深入、更为透彻。年前Jonathan君的那篇《开放的意义》,每每读起来都令我惊叹不已。

依附于互联网世界的Google对现实世界而言是第一个不容忽视的异类,而做为国家的权力拥有者,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对Google的好感会超越他们对Google的厌恶(大概除了美国之外)。这是博弈。Google是狡猾狡猾地,它无孔不入,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势力,成为了紧接着微软之后的又一个无冕之王。但是,Google的势力扩张所依赖的根本,却是每个国家的每个用户对Google产品的热爱。Google产品的质量,就连最憎恨Google的人们都无法否认。

此次Google高调表示退出中国的意愿,结果不紧不慢等了两个月,末了轻轻的一跃,跳到了香港,一副”普天之下,莫非我土”的架势。此手段之高明,恐怕只有春秋战国时期的那些纵横家才能与之比拟。又好像中世纪西方的那些封建主一样,在暴怒的国王面前大摇大摆的挥了一下帽子,又怡然自得的回自己的领地继续干自己的事儿去了。

企业,国家,用户。似乎全都和以前不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马

小时候政治没学好,考试才考60分,什么这理论那理论,几乎一点印象都没了。据说胡适、林语堂他们活跃的新文化运动时代,杜威和罗素的理论都相当火热,和我们耳濡目染的老马似乎研究的东西差不多,同属早期的现代社会科学。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完全没接触过这些知识,导致现在成了一个没有文化的人。

不管怎样,在我开始仔细的思考互联网这个事物的时候,忽然想起老马的理论中提及过”生产力”这个词。虽然忘了老马原话说的啥了,不过细细一想,”生产力”这个东西,对于任何时代的社会倒的确都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古时候,中国因天时地利而赖农业为生,草原居民凭借辽阔的草原而赖游牧为生,西方由于土地贫瘠而同时依赖畜牧业和农业为生,海边的城市由于交通方便而依赖造船业和商业为生,这才导致了不同社会的民风、习俗以及制度的不同。同时,这也导致了不同社会将以不同的方式和速度发展。

除了生产力之外,还有一种掠夺的力量。掠夺的力量从局部而言是增值(军工业等),但从整体看来是一种破坏力,以及打破原本稳定制度下的利益分配准则,将利益重新分配的力量。

然而,即使不考虑掠夺的力量,生产力的发展仍然不是一帆风顺的。这是因为,原来的生产方式已经确定了一种使当前的社会结构尽可能稳定的利益分配制度,而新的生产方式则会带来新的利益分配制度,原本把持大头利益的势力自然要想方设法的阻挠。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这上个世纪刚刚出现的开源运动,不知有多少硬件和软件厂商们对它恨之入骨呢。UNIX不就因为AT&T;的百般折腾而提前失去了市场竞争力么。

然而,我要再说一遍,这是一场博弈。如果你知道生产力的发展终究是无法低档的,那么,你是会选择无论用多么肮脏龌龊的手段也要把那些新生的生产力代表们一个一个都捏死,还是会选择自己也尽快转化为这新的生产力当中的一部分?没有人规定微软就只能做闭源软件,或者可口可乐只能做可乐,或者51CTO就不能做餐饮业。一切都是博弈,博弈的结果取决于每一方的选择。

国家也是一样的。当年日本的明治维新虽然在世界历史上几乎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它毕竟成为了国家能够自我调整利益分配制度、迎合生产力之发展的一个绝佳的成功典范。它证明了这是可以实现的。

只不过,对于以农业和土地为根基的中国而言,这样一个选择可能在各个文化当中是最困难的。当年的”不破不立”倒是把”祖宗家法”这个最大的障碍推倒了,但结果却是,我们不仅没找到新的生产力,反而连农业也丢掉了,彻底沦为了一个巨大的制造业廉价劳务市场。

地球

满目疮痍的”民族工业”正遇到了一个万年不遇的机会。互联网世界是奇幻的,虽然它的底层是高精尖的数据中心和网络技术,但是在上层,这是一个连接着整个地球的巨大服务。这个服务不会在乎你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只要你有非凡的创意和决断的执行能力,你就能成功,甚至还会获得巨大的成功。

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哪怕是最小的一块碎屑都能喂饱一个公司的人。原本就扎根于服务业的小国家们自然早早的蜂拥而上,只因它们原本就没有别的产业来支持社会的运转,这选择是理所当然的。对于工业基础薄弱的国家而言,这是迅速追赶的最佳领域,因为这可能是唯一一个不需要一筐学富五车的老教授们就能够建立起来的一个最前沿的产业。印度在这个大潮中便已经扎下了脚跟,现在印度几乎成了IT外包的代名词。

互联网巨大的力量来自于其惊人的创新能力,其中的理由在《创新在别处》一文中可见一斑。因为最多的创新都是来自公司外部,那么超越所有国家、所有公司和个人的互联网拥有最大的创新能力则是水到渠成的。创新再加上低成本,成为了互联网上渐已成型的成功模式。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当前最成功的那些互联网产品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大学校园。

然而现在,有一个国家的互联网是一个例外。这里有另外一些规则,使得不是创新的”抄袭”也能获得巨大的成功。这样的情况使这里的互联网产业永远无法迈向世界,而只能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走。而事实上,我最近总觉
得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好像我们的互联网产业快要被捏死了。

这也难怪,因为互联网这个生产力跟维持中国现状的制度起了冲突。互联网的力量越大,冲突正不断地加剧。而互联网力量的根源,创新能力,则又基于另一个条件:”自由”。

底线

其实,当前国际上所说的那些”普世价值”,也都是针对特定社会环境而言的。”自由”做为商业社会中的准则是有意义的,但对于农业社会而言没有太大意义。其实我对那些说法没什么大兴趣,因为我觉得很少有人真的能从几个名词或形容词里面明白什么内涵。Google的Don’t do evil其实也就马马虎虎,唯一值得赞赏的就是它是一句简单的大白话。

我们的老圣人说的那句话,我觉得还比较贴近”普世价值”这个意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从历史上可以看出来,这句话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被老圣人的徒子徒孙们执行过,但至少这句话提供了一些指引。在一个生产力、利益分配制度和掠夺力博弈的社会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以被当做一条底线。喂,那边的微软,说的就是你哪!当年Oracle在欧盟遭遇大难,连它的老对头IBM都出头为他说话了,就是你还妄自得意的亲吻欧盟的戒指,你就这么有自信以后自己不会再被欧盟宰上一笔吗?

其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也都是因时因地因事,建立在各方特定的一些共通点之上。比如Oracle、微软和IBM这件事,是因为它们都是在欧盟有巨大业务的IT界的巨头才碰撞在一起,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老大都是老男人或者他们都有很多既漂亮又技术高超的美女程序员这种事。如果共通点纠结不清可是相当麻烦的,不仅事情说不明白,还会给人以逻辑混乱的白痴这种形象。

上面这句话不是特意想要指谁的。我只是忽然回想起了中学时的一些教科书里的内容而已……真的。

前方

中国的互联网的发展之路还要经历多少曲折?生产力是否仍将继续不断的发展?随着制度的变革,社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甚至于,政府,甚至国家这一存在以后可能会退出历史舞台么?

互联网教会了我开放,因此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我不知道人们如此狂热的追求生产力到底是为了什么。社会的进步并没有带来更多幸福感和健康的生活。可是,在巨大的压力和高速的运转之下,却有如此多的人乐此不疲。看着Google那些年轻人,他们对技术和金钱的追求,并不是只为了把它们吃喝掉或变成车和房子,而是为了更大的刺激和挑战。

世界真的可以由这样一小部分人推动着前进。想及这点,就觉得我们今天所纠结的事情是如此渺小。就让今天的故事记在历史的一个小角,随风飘逝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andom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