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为架构师编写技能瞎扯开来

最近事情比较多,思路比较凌乱,先在此随手记录一下,有待回过头来再慢慢回味了。

架构师的学习

51CTO开发频道年终奉献的专题,总结架构师需要掌握的十大能力/素质。一般来说,软件架构师需要至少十年的软件开发经验,以及平均水平的开发者所不具备的一些特质。

因此这成了一个很困难的任务,因为我自打从本科物理系出来以后,只有小一年的Flash杂工苦力经验以及小一年的网络编辑经验,无论对哪一个专业都没有足够的了解。虽然对几位很厉害的架构师做了访谈,但要通过理解他们说的内容来融合成自己的文章,难度还是很大。

在写到“抽象思维”与“透过问题看本质”时,忽然感觉很神奇:如果说架构师这个职业是对系统的概念化,那我们做的事情,不也正是在将架构师这个职业进行概念化么?

登时明白过来,如果在“概念化”的能力上没有达到一个架构师的认知程度,那么这一系列文章肯定是写不好的。感到有点不安,心里多少比较没底吧;但又感到这个挑战挺令人兴奋,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写作的过程本身都是很锻炼人的。就目前看来也的确学到了不少之前没有思考过的东西。

然后在码字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写到了物理。物理量是令我印象相当深刻的一个概念。当年中学有一位很严厉的物理女老师,在开学之后的第一节课上把全班的人一个一个的点名起来问“What is a physical quantity?(什么是物理量?)”。超过半数的人都答错了,然后就站在那儿。我站起来信心满满的回答了一个cm(厘米),结果充满疑惑的也加入到了罚站的队伍中。直到一位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女生给出了一个正确答案,是mass(质量)还是length(长度)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过这件事我却印象深刻,并且从此对这位物理老师充满敬意。

在决定本科修物理之前我曾经是费曼的狂热粉丝,对他说的一个故事我一直记得:费曼说他有一次到小学,看到了小学生们的数学题是“太阳表面温度6000度,天狼星表面温度x度(忘了多少度了),那么太阳和天狼星表面温度加起来是多少度?”结果把费曼气得哭笑不得,大呼美国基础教育要有常识。费曼本人的成长历程受他父亲的影响很多,他的父亲教会了他很多思考的方式;而看到国家的下一代被如此误导,也难怪要如此忧心了。

架构师文中写及这段,也难免会回顾到我自己的教育历程。小时候在西安,也算是重点中学吧,代数么无非就是倒来倒去反复练习,几何么就是看着一张图在脑子里到处找电灯泡,物理呢就好像跷跷板和滑轮的益智练习一般(而我离开西安之后再次见到这些“物理题”却是在英国某工程咨询师职位的笔试中)。到得去了新加坡之后,这些练习都生疏了,几何彻底没有了,但是却需要学习很多知识:微积分是在初中学的。高中的数学印象不深,但我记得统计那一块我一直学的很垃圾。物理印象已经不深了,现在记得的都是大学里的内容——很多,很杂,一堆概念要掌握。导师的工作就是确保你理解这些概念,一旦他认为你明白了,就不在这上面继续巩固或是练习之类的了。

反思国内的教育,还是偏重重复的、套用现成模式的练习,通过这种强化在学生的脑中建立起一个条件反射。不得不承认这样对于活跃脑细胞是很有好处的,但人的思想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成长。在看到思楠写的DHH传记中提到DHH当年的数学成绩是F(F for fail,不及格)时,我下意识的更加觉得思维能力的成长一定是在数学练习之外的地方。

天使其然

小时候在一本叫什么500个小故事集锦的书里看到过一则,说一个老丈人第一次见女婿,要考考他。问:“鹤为何能鸣?”答:“天使其然。”问:“松柏为何长青?”答:“天使其然。”问:“树上为何有个瘤子?”答:“天使其然。”老丈人不高兴了,说:“你咋啥都不知道,仙鹤能鸣是因为颈子长,松柏长青是心中强,树上的瘤子是被车撞的。”女婿回应说:“蛤蟆能鸣也是颈子长么?竹子常青也是心中强么?丈母娘有瘤子也是被车撞的么?”

结果是老丈人“羞愧的无言以对”。

现在想来,这是个很糟糕的故事。似乎面对任何事都以“天使其然”来回答是我们的文化,但正是这样的文化使我们对万物的真相失去了追求。老丈人尝试了追求,可是错了,但其实这也没什么。但是女婿做了什么呢?讽刺了老丈人一把,让老丈人“无言以对”了。自此,再也没有人去琢磨仙鹤为什么能鸣,松柏为什么常青,树上为什么有瘤子了。

整体论和还原论

我大学的一位导师每年会有一段时间在CERN的粒子对撞机那边工作。嗯,发现了分子原子,原子里面又抠出大大小小的一堆粒子,现在还要继续把它们撞来撞去,很好玩是么?

曾经也觉得它好玩过,但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我在进入大学之前一直把物理当做哲学来看的,不过真的知道大家都在做什么了之后,反而失去了兴趣。事实上,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刨根问底,会让我无聊的难以忍受。

我有一个朋友,在进入大学的时候也是选修了物理(不过是另一所大学)。她在课程进行到狭义相对论的时候很兴奋的尝试跟导师讨论,但导师似乎兴趣并不大,只是让她把那些公式读懂学下来——因为还有太多其他的课题需要研究。学习物理的新生们往往被狭义相对论所迷惑——这个理论有些过于优美的解释了这个世界,它令世界简单的仿佛只是能量、空间和时间的组合一般;但是现实是,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物理的每一个领域——热学,电磁学,量子力学,核物理,大气,海洋,天文,星体,甚至最基础的经典力学——都有很多复杂的细节,都是我们仍然没有弄明白的。而大部分这些细节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对提升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基本没什么影响,对提升我们自己的思想水平似乎也起不到太大帮助……因此这位朋友在第二年就转去了生理学,而我心目中的“物理学家”也变成了主流吃干饭的一群人。

科普物理中有很多在我看来属于哲学流派的思想,其中有一个就是整体论和还原论。还原论说,我们不停地把物体肢解,就相当于接近真理了——这些人发现了分子、原子等一系列粒子,并且说这就是世界的本质。当年我还记过一篇日记,记录了一些困惑的思维:比如一个柜子,如果说柜子的本质和其他一切一样都是原子或其他什么子的话,那么本着物质能量守恒定律,岂不是即使把它砸烂了、烧掉了、木头过了千万年腐烂了之后这个柜子仍然存在?况且,这些什么什么子,又和那个“天使其然”有什么区别?

还原论则提供了解答。一个很直白的还原论的论述就是,虽然报纸上印的东西不过是墨滴,但这些墨滴是因为某种特定方式的组合才成为一段文字或是一张照片。你必须在一段距离之外观看它,才能看到【它】;而它的一部分并不是【它】的本质。

看到这段吾大点其头。

不过久而
之,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规则决定论者”:你是什么组成的并不决定你是什么,重要的是你的组成以及你自己遵循了怎样的规则。

平衡与制衡

……和计划中的不一样,本来没想写这么多,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了。但是又困得不得了,只好先睡觉再说。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补完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andom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