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开放的意义

Google高级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于2009年12月22日撰写下文。观望3日,居然无人动手,唯见数篇快餐翻译,深感可惜……敝菜不才,愿翻译之,与互联网上的诸君共享。 事隔三日,终于翻译完毕。虽然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无论如何,这篇译文的完成仍令我感到欣慰…… 译文最初发在天幻网社区,并在那里陆续完成,得到了天幻好友们的很多关照。欢迎移步围观。 以下是Jonathan的邮件正文: The Meaning of Open 开放的意义 我在上周给Google员工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分享了与互联网、Google以及我们用户相关的”开放”一词意义之思考。本着开源的精神,我认为将这些思考与Google以外的人们分享是合适的。 在 Google,我们相信开放的系统会胜利。它们带来了更多的创新、价值与消费者选择之自由,并为产业带来活力、利润,以及一个充满竞争的生态环境。很多公司也会发出一些类似的声明,因为他们知道摆出开放的姿态会对他们的品牌有好处,同时还毫无风险。再说了,我们这个产业还从来没有对开放一词的真正含义做出过明确的定义。这是一个罗生门式(译者注:Rashomon,直译为罗生门,在心理学中代表观察者的主观意识一方面带来对事实的歪曲与误导,同时又能够创造出对自己有利的解读。这一用语来自黑泽明的电影,被传为惊世之作的《罗生门》)的用语:高度主观而又至关重要。 最近,开放这个话题在Google当中被频繁的提起。我有时在讨论产品的会议中听到有些人发出”我们应该更加开放”的呼声。这往往会导致一场辩论,从而揭示出一个真相:尽管会议室中差不多每一个人都信仰开放,但我们并不一定认可它实际的意义。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于是我认为有必要将我们对于开放的定义开诚布公:这个表述必须清楚无误,且人人都能够理解并支持。基于我本人在Google的经验以及几位同事的参与,我总结出来了一些定义。这些定义是我们在运转这个公司以及为产品做决策时所依据的原则,因此我鼓励你们仔细的阅读,评价,并对其展开辩论。然后,吸收它们,并尝试在你的工作中贯彻这些原则。这是一个复杂的课题,而如果产生了辩论(我可以肯定是会有的),这辩论也应开放!那么,请阅读并留下你的看法吧。 我们对开放的定义分为两个组成:开放之技术,以及开放之信息。开放之技术包括开放源码,即我们发布并积极支持的那些帮助互联网成长的代码;开放标准,即我们遵循一系列约定好的标准,同时如果这个标准还不存在的话,我们将投身于创建这个标准,以助益于整个互联网之前进(不仅仅是对Google有利)。开放之信息则是,当我们拥有用户的一些信息之时,我们用这些信息带来对他们而言有价值的事物;对于我们拥有他们哪些信息,我们是透明的;最终,我们将他们信息的最终控制权交给他们自己。这些就是我们应做之事。在很多地方我们并没有做到这些,但是我希望,在这些文字的指导下,我们可以逐渐抹平现实与理想之间的缝隙。 如果我们可以全身心的、持续的投身于开放之事业——我相信我们是可以的——那么我们将有极大的机会领头走在产业的最前方,并且可以鼓励其他的公司和其他产业投身于这同一个事业。如果真能如此,则世界将成一福地。 开放的系统会胜利 为了更加细致的了解我们现在的状况,首先强调开放的系统会胜利是很有帮助的。这与传统培训出来的MBA的观念相反——他们受到的教育是,创造一个封闭的系统,使其流行,然后将其灌入一个产品生命周期,从而生成一个可持续的竞争优势。这一传统的智慧认为公司应当通过把用户锁入的方式把竞争者锁在门外。遵循这个方针有不同的策略——制造刮胡子刀的把架子造的便宜而把刀片卖的贵,而老牌IBM则把大型主机造的贵而软件……也同样昂贵。无论哪种方法,一个管理良好的封闭系统可以带来大量利润。短期内,他们或许会带来设计精良的产品——最显著的例子就是iPod与iPhone;但是最终,一个封闭系统内的创新将逐渐退化为简单的增值举动(四刀片的刮胡子刀真的比三刀片的好么?),因为人们的思路将局限于维持现状的框框中。沾沾自喜是任何封闭系统的标志。如果你无须努力工作就能够保留你的客户,那么你将不会努力工作。 开放的系统则恰恰相反。他们竞争激烈,而且更加富有活力。在一个开放的系统中,一个富有竞争力的优势并非来自于把用户锁入的意图,而是来自对一个快速变化之系统的、超越业内其他任何人的理解,并且借助于此来创造更好、更有创意之产品的举动。在一个开放的系统中,一个成功的公司既是一个快速的创造者,又是一个思想领袖;思想领袖的品牌价值吸引着用户,而快速的创新则保留着他们。这并不容易,非常的不容易。但快速的公司们是无所畏惧的,而他们的成功往往带来巨大的股东价值。 开放的系统具有催生产业的潜力。他们汇聚广大群众的智慧,掀起商家的竞争大潮,创新,并且胜利——不仅仅因为他们商业策略高超,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产品的种种优点。人类基因组计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 Wikinomics一书中(译者注:Wikinomics直译为维基经济学),Don Tapscott和Anthony Williams解释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私人公司是如何发现大量的DNA序列数据,为它们上专利,并对于哪些人可以以怎样的价格拿到这些数据进行掌控。如此多的基因信息被私有化,使得研究成本居高不下,而药物的研究效率也非常低下。然后在1995年,默克制药(Merck Pharmaceuticals)与华盛顿大学的基因组测序中心(Gene Sequencing Center at Washington University)改变了游戏规则:他们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开放的创意:默克基因索引(Merck Gene Index)。在三年间他们公开发布了超过800,000个基因序列,而其他的合作项目也很快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在这个产业中,早期的科研在传统上都是在私人的、封闭的实验室中进行的。因此,默克的开放举动不仅改变了整个产业的文化,同时也加速了生物医药研? ?和药品开发的节奏。它令全世界的研究者们可以不受限制的访问一个开放的基因信息资源库。 还有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到开放和封闭系统的不同。在开放的系统中,创新可以发生在所有的层面—— 从操作系统到应用层——而并非仅限于顶层。也就是说,一个公司无需因为他人造成的瓶颈而影响到自己产品的进度。比如说,如果我用的GNU C编译器有一个bug,那么我可以自己修复它,因为编译器是开源的。我不用提交一个错误报告,然后寄希望于那边能够快速的修复它。 因此,如果你正在尝试让整个产业尽可能宽广的发展,那么开放的系统远胜封闭的系统。而我们在互联网这块做的事情正是如此。我们对于开放系统的投入并非是无私的。正相反,这是一个很好的业务,因为一个开放的互联网创造着一股持续稳定的创意流,这股创意流吸引着用户来使用,并灌溉了整个产业。在Hal Varian的Information Rules一书(译者注:此书书名直译为《信息规则》,但在英文中也有”信息统治一切”之意味)中有一个公式,可以在此处一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1 Comment

从为架构师编写技能瞎扯开来

最近事情比较多,思路比较凌乱,先在此随手记录一下,有待回过头来再慢慢回味了。 架构师的学习 51CTO开发频道年终奉献的专题,总结架构师需要掌握的十大能力/素质。一般来说,软件架构师需要至少十年的软件开发经验,以及平均水平的开发者所不具备的一些特质。 因此这成了一个很困难的任务,因为我自打从本科物理系出来以后,只有小一年的Flash杂工苦力经验以及小一年的网络编辑经验,无论对哪一个专业都没有足够的了解。虽然对几位很厉害的架构师做了访谈,但要通过理解他们说的内容来融合成自己的文章,难度还是很大。 在写到“抽象思维”与“透过问题看本质”时,忽然感觉很神奇:如果说架构师这个职业是对系统的概念化,那我们做的事情,不也正是在将架构师这个职业进行概念化么? 登时明白过来,如果在“概念化”的能力上没有达到一个架构师的认知程度,那么这一系列文章肯定是写不好的。感到有点不安,心里多少比较没底吧;但又感到这个挑战挺令人兴奋,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写作的过程本身都是很锻炼人的。就目前看来也的确学到了不少之前没有思考过的东西。 然后在码字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写到了物理。物理量是令我印象相当深刻的一个概念。当年中学有一位很严厉的物理女老师,在开学之后的第一节课上把全班的人一个一个的点名起来问“What is a physical quantity?(什么是物理量?)”。超过半数的人都答错了,然后就站在那儿。我站起来信心满满的回答了一个cm(厘米),结果充满疑惑的也加入到了罚站的队伍中。直到一位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女生给出了一个正确答案,是mass(质量)还是length(长度)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过这件事我却印象深刻,并且从此对这位物理老师充满敬意。 在决定本科修物理之前我曾经是费曼的狂热粉丝,对他说的一个故事我一直记得:费曼说他有一次到小学,看到了小学生们的数学题是“太阳表面温度6000度,天狼星表面温度x度(忘了多少度了),那么太阳和天狼星表面温度加起来是多少度?”结果把费曼气得哭笑不得,大呼美国基础教育要有常识。费曼本人的成长历程受他父亲的影响很多,他的父亲教会了他很多思考的方式;而看到国家的下一代被如此误导,也难怪要如此忧心了。 架构师文中写及这段,也难免会回顾到我自己的教育历程。小时候在西安,也算是重点中学吧,代数么无非就是倒来倒去反复练习,几何么就是看着一张图在脑子里到处找电灯泡,物理呢就好像跷跷板和滑轮的益智练习一般(而我离开西安之后再次见到这些“物理题”却是在英国某工程咨询师职位的笔试中)。到得去了新加坡之后,这些练习都生疏了,几何彻底没有了,但是却需要学习很多知识:微积分是在初中学的。高中的数学印象不深,但我记得统计那一块我一直学的很垃圾。物理印象已经不深了,现在记得的都是大学里的内容——很多,很杂,一堆概念要掌握。导师的工作就是确保你理解这些概念,一旦他认为你明白了,就不在这上面继续巩固或是练习之类的了。 反思国内的教育,还是偏重重复的、套用现成模式的练习,通过这种强化在学生的脑中建立起一个条件反射。不得不承认这样对于活跃脑细胞是很有好处的,但人的思想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成长。在看到思楠写的DHH传记中提到DHH当年的数学成绩是F(F for fail,不及格)时,我下意识的更加觉得思维能力的成长一定是在数学练习之外的地方。 天使其然 小时候在一本叫什么500个小故事集锦的书里看到过一则,说一个老丈人第一次见女婿,要考考他。问:“鹤为何能鸣?”答:“天使其然。”问:“松柏为何长青?”答:“天使其然。”问:“树上为何有个瘤子?”答:“天使其然。”老丈人不高兴了,说:“你咋啥都不知道,仙鹤能鸣是因为颈子长,松柏长青是心中强,树上的瘤子是被车撞的。”女婿回应说:“蛤蟆能鸣也是颈子长么?竹子常青也是心中强么?丈母娘有瘤子也是被车撞的么?” 结果是老丈人“羞愧的无言以对”。 现在想来,这是个很糟糕的故事。似乎面对任何事都以“天使其然”来回答是我们的文化,但正是这样的文化使我们对万物的真相失去了追求。老丈人尝试了追求,可是错了,但其实这也没什么。但是女婿做了什么呢?讽刺了老丈人一把,让老丈人“无言以对”了。自此,再也没有人去琢磨仙鹤为什么能鸣,松柏为什么常青,树上为什么有瘤子了。 整体论和还原论 我大学的一位导师每年会有一段时间在CERN的粒子对撞机那边工作。嗯,发现了分子原子,原子里面又抠出大大小小的一堆粒子,现在还要继续把它们撞来撞去,很好玩是么? 曾经也觉得它好玩过,但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我在进入大学之前一直把物理当做哲学来看的,不过真的知道大家都在做什么了之后,反而失去了兴趣。事实上,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刨根问底,会让我无聊的难以忍受。 我有一个朋友,在进入大学的时候也是选修了物理(不过是另一所大学)。她在课程进行到狭义相对论的时候很兴奋的尝试跟导师讨论,但导师似乎兴趣并不大,只是让她把那些公式读懂学下来——因为还有太多其他的课题需要研究。学习物理的新生们往往被狭义相对论所迷惑——这个理论有些过于优美的解释了这个世界,它令世界简单的仿佛只是能量、空间和时间的组合一般;但是现实是,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物理的每一个领域——热学,电磁学,量子力学,核物理,大气,海洋,天文,星体,甚至最基础的经典力学——都有很多复杂的细节,都是我们仍然没有弄明白的。而大部分这些细节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对提升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基本没什么影响,对提升我们自己的思想水平似乎也起不到太大帮助……因此这位朋友在第二年就转去了生理学,而我心目中的“物理学家”也变成了主流吃干饭的一群人。 科普物理中有很多在我看来属于哲学流派的思想,其中有一个就是整体论和还原论。还原论说,我们不停地把物体肢解,就相当于接近真理了——这些人发现了分子、原子等一系列粒子,并且说这就是世界的本质。当年我还记过一篇日记,记录了一些困惑的思维:比如一个柜子,如果说柜子的本质和其他一切一样都是原子或其他什么子的话,那么本着物质能量守恒定律,岂不是即使把它砸烂了、烧掉了、木头过了千万年腐烂了之后这个柜子仍然存在?况且,这些什么什么子,又和那个“天使其然”有什么区别? 还原论则提供了解答。一个很直白的还原论的论述就是,虽然报纸上印的东西不过是墨滴,但这些墨滴是因为某种特定方式的组合才成为一段文字或是一张照片。你必须在一段距离之外观看它,才能看到【它】;而它的一部分并不是【它】的本质。 看到这段吾大点其头。 不过久而 之,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规则决定论者”:你是什么组成的并不决定你是什么,重要的是你的组成以及你自己遵循了怎样的规则。 平衡与制衡 ……和计划中的不一样,本来没想写这么多,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了。但是又困得不得了,只好先睡觉再说。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补完吧~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2009年底的互联网2012

过去的这两周间,一场席卷全国互联网的灾难开始了。这恐怕是互联网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历史性倒退。 首先是高举手机扫黄和反盗版的旗号,广电总局对互联网展开了一系列行动,包括清理无证(广电视听证)视频网站,关闭一系列BT网站,同时关闭封杀了一系列电信机房。数以十万计的网站被停机,并被强制交出服务器密码,其中包括在开发人员群体中声望颇高的JavaEye(后续:JavaEye的电信IP在被封锁了4天后,已于12日解封)。 然后,工信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于12月9日晚上被央视焦点访谈点名批评。CNNIC随即在11日发出通告,规定从12月14日上午9时起,个人用户没有资格进行域名注册。 而这些事儿,与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唐福珍案的本质是一样的。唐福珍案是房子被拆,封网事件是网站被拆。从法律角度来说,是物权法打不过相关条例和有关部门(不知道网站、服务器这些有没有被定义为私有财产,可以考证一下);从利益角度来说,是对私有财产(甚至个人生命)的保护力量打不过有关部门对利益的追求;从结果而言,对受到侵害的一方都是一样血淋淋的。 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已经有人分析的相当清楚,如果你不怕知道的太多了,可以看一看这篇博文(其实另一篇有关魔兽世界的博文讲得更加清楚,虽然不是同一件事,但两次事件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不过,身为一个IT技术媒体人,应该把眼光放在更加实际的地方。 比如说,月光博客给站长们支招,教大家如何注册一个国外域名。 比如说,您可以像Kangzj老兄这样,考虑和几个人一起合租一个国外虚拟主机。 或者实在没辙了,您可以考虑像Tinyfool一样,考虑出国事宜。能力强的弄个技术移民现在还是有很多渠道的。 不过,如果上面三个途径以后也逐渐失效了(参考williamlong某推:如果工信部下一步的规定是,IDC机房不得接受美国注册的域名的接入。那彻底就杯具了),也千万不要幻想交出服务器密码就能够好过了。其他的不说,正如Tinyfool分析的那样,如果你真的交出了服务器的管理员密码,你就等于出卖了你的用户和客户,以后谁还跟你玩儿? 所以现在的命题就是,如果还要在国内继续玩互联网,要怎么玩?真的会像JavaEye的robbin老大描述的那样,国内的互联网以后只有”死路一条,没出路”了么? 倒也未必。 从技术层面而言,云计算这样的分布式技术已经展示了一个出路。分布式技术有一个很成熟的成品叫做P2P,什么BT下载、电驴什么的都是基于此技术。最近不是全世界都在打击盗版么,连一向坚挺的海盗湾也宣布关闭了Tracker服务器。不过事实是BT下载没有死,而且根本不可能死掉——因为P2P技术已经成熟。 在目前的云计算托管服务中,Google的App Engine,Amazon的EC2,Salesforce的force.com平台等产品都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用户和经验,不过对于我国国情而言似乎还不太适用,况且它们本身也还不算成熟(连个标准都还没确立),不能够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不过,另外一种新生的分布式技术,虽然也还很不成熟,但看起来很有希望能够紧接着P2P的步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是Opera最新浏览器中集成了的Opera Unite技术。在6月份Opera进行新闻发布会开始,我就开始看好Opera Unite的前景(其中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为那篇新闻中的这句描述:”你能想象有一天我们自己的个人电脑将会变成Google,Facebook或者是 Twitter的服务器吗?”)。Opera 10.10出来之后我试用了一下,倒也说不上有多震惊,操作起来跟在局域网里面共享文件也差不多,而且其使用的朋友机制依赖于email、Facebook、Twitter和Delicious等方法(email还没有Gmail的选项,靠!),使得共享效果大打折扣,难以流行起来(其实一直很奇怪Opera这么好的浏览器为何只有1%的占有率,看来还是一些理念 有问题啊)。不过我想说,这个技术很有前景,如果能够在文件共享的基础上和分布式计算技术更好的整合起来,外加妥善的经营和推广,很可能将引来互联网的第二次革命。 “也许网络开发者们将不再需要购买昂贵的云计算服务或独立服务器”。所以,也许这个技术也将能够解决我们的互联网强拆问题(当然,前提是互联网还存在)。 不过,现在国内的互联网形势有些火烧眉毛,寄希望于一个还如此不成熟的技术有点画饼充饥的感觉。所以在寻求技术手段的同时,尤其是在技术手段越来越受到挤压的这个阶段,我们多半也需要一些技术以外的手段了。毕竟在中华文化中,即使你做到腾讯、淘宝、网易这么大了,也难免一个胡雪岩的宿命(这儿还有个活生生的胡雪岩本家。题外话:其实这些平台的所属公司不是在纳斯达克上市就是在港交所上市……),更何况互联网在国内原本就是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甚至被某些人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的事物。 不过,非技术手段就不是我这个博客应该讨论的范围了。说到底这是一个私有财产不受保护,被权力肆意践踏的问题。大家可以去和那些土地被强征、房子被强拆、民企成果被强制无偿收走的童鞋们讨论讨论,看看要怎么把那些个宪法、物权法里面赋予给我们的权利,建立起一股足够强大的力量,保护起来。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普天之下其实不都是王土。这个问题困扰了世世代代的中国人有好几千年之久,不知互联网这个伟大的发明,是否能够帮助我们迈过这个坎。 相关阅读: 中国网站站长评论备案制度和一刀切封网 美域名注册商GoDaddy宣布将支持支付宝 当前国进民退现象分析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