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9

一些往事(老歌曲)

方才看安徽卫视的节目(刘谦的魔术那个,很好很强大),中间插播的广告,看着是一个新电视剧的推荐,叫什么“娘家的故事”。画面看起来很老,而且音乐也很耳熟,遂去洗碗去了。 洗碗的时候听着那个音乐(歌词是梦着你的梦,追逐着你的追逐什么的,名字死活想不起来了,回头问下谷歌大神),脑中忽然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如果这首曲子只有我感觉耳熟,而其他人从来没听过,那岂不是就好像我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想及此处,一时间有些犯晕;咬咬嘴唇,确认自己并非在梦中。洗碗归来问电视前的老妈,老妈说歌名她也想不起了(我们全家都这样,旋律记忆很好,不过歌词和歌名过耳就忘……),但确定这的确是一首老歌。这样才总算觉得回归了真实世界。 忽然想到好多年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2000年那会儿,我刚刚离开父母,和一同留学的同学们一起生活。那时候王力宏的《龙的传人》刚刚火起来,到处都在放,但我却很异样的感觉这首曲子我以前一定在哪里听过。只不过当时,周围的同学给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也没有细究。 念及此事,遂开机谷歌之,直奔wiki。豁然发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另外也为我惊人的旋律记忆感到有点沾沾自喜,因为这多半说明我在三、四岁之前听过的曲子居然也还能够一直记得。 类似的案例还有当年韩剧流行之际的那首《冬季恋歌》。室友们都为这首韩剧的主题曲如痴如梦之时,我再次疑惑的发现这首曲子我也是在很多年前就知道的。事后发现这首曲子的原版的确是中文的,好像是张学友唱的吧。四大天王走红之时我的爱好正是看电视,也难怪我会有印象了。 要说在音乐方面我的确是很out的,每次集体k歌活动我大多是呆望着那几位麦霸们吼着楠哥称之为“这还算音乐么”这样的歌曲。不过不得不说,从个人的审美角度而言,甚至装逼一点说,从思想的含量而言,那些“这还算是音乐么”这样的歌曲,与那些老歌的确不是一个级别的。流行歌曲起起落落已数十载,而那些经久不衰的又有多少呢?如果不停地追逐潮流,而十年之后,发现自己对于十年前的音乐却丝毫没有印象,那也挺悲哀的。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 不过我也不想说那些搞音乐的如何如何,应该如何如何云云。这个时代是个迷茫的时代,人人都不能免俗。反观我自己,我现在工作的成果,是否和这些“这还算是音乐么”的歌曲一样?还是,我希望能够在十年之后,仍然能从我今天留下的成果中找到出一些思想的痕迹,一些沉淀的滋味呢?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有关Java的调查:读者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最近在做一个有关Java(确切的说,是有关Java网站)的小调查,内容如下: 1. 有常去的技术站点么? 2. 遇到技术问题时,是直接在google上搜索,还是会使用常去技术站点的搜索功能? 3. 在浏览技术站点时,会对哪些内容感兴趣?如: a) 一个技术问题的争论/讨论 b) 前沿技术的介绍与分析 c) 技术新闻 d) XX开发牛人又做/说什么了 e) 其他八卦(程序员的生活……) f) 其他(请尽可能的描述是哪一方面的内容) 4. 如果你浏览到下面这两个页面: a) http://developer.51cto.com/art/200611/33843.htm b) http://developer.51cto.com/col/1009/ 你会关掉哪个页面? 5. 你是否正在,或曾经从事Java开发的工作?是否从事过其他的非Java开发呢? 6. 你对于Java基础知识与Java高级知识的区别是如何理解的? 7. 您如何理解Java EE?Java EE这个产品?相关技术?或者泛指Java企业级开发? 8. 从技术层面而言,您认为Java Web开发与Java企业级有怎样的关系? 9. 你认为如Scala这样,甚至JRuby这样基于JVM的语言是Java技术的前沿,还是其他领域的新技术? 1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dito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于是,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几个月前MSN封了五国服务的时候曾经发过篇小文聊了聊制衡这个词(不过那篇后来变成了二鬼子汉奸李富贵的宣传稿了)。虽然事情过去了好几个月有些淡忘,不过对于“制衡”的重要性,自从我读了那本二鬼子汉奸之后就一直都没有怀疑过,而且至今也仍然认为制衡是保护自己、保护家园以及维护世界和平的根本所在。 如果对于“制衡”这个词不太理解,那么简单来说,就是一只狼碰上了一只老虎(或者狮子,豹子这些,或者一只长了角的小牛犊也行);不制衡,就是一只狼碰上了一只兔子或者一头猪。一个制衡的世界,是狼群的竞技场;一个失衡的世界,是狼群的聚餐会…… 今天之所以又想起“制衡”这个词,是因为被郎咸平君刺激到了。上次MSN事件时,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万一中国被如法炮制了我们要如何如何,然后就不由自主的脑中浮现出俄罗斯这个国家,而且想的是他们那里的石油资源。首先俄罗斯本身的网络技术也很发达,其次俄罗斯捏着全欧洲的石油管道总开关,最后俄罗斯的军事力量与伊拉克不可同日而语……想当年那么多年的冷战也不是没道理,老美当年就不想轻易招惹这些俄国大熊们,现在大概更加如此了。这应该是制衡的最佳范例之一了吧。 当时就想,假设我们对我们的网络技术(-,-)和军事力量(·_·)很有信心吧,那么我们的“石油”又是什么呢?不可能是廉价的、反往美国出口的制造业,这本身只是他们那里产业链条的最末端;然后,除了粮食和鸡鸭鱼肉,我就想不出什么来了。 然而郎咸平君告诉我们,中国的粮食,现在基本上都是美国四大粮商的了,很热闹的ABCD,滔滔不绝了好半天。鸡鸭鱼肉么,估计也七七八八了。 于是,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难道我们要靠房地产和股市来制衡么-,-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