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二鬼子汉奸的曲线救国

这两天有两条新闻都与微软有很大关系:一个是微软停止五国MSN服务的事,另一个是微软的Bing和Hotmail等服务被临时咔嚓的事。晚上看着那篇有关五国MSN的论文,忽然想起了一本网络小说,里面有一段是这样的: “我对一个好政体的理解只包含两个要素:制衡和妥协……制衡是妥协的基础,没有制衡的妥协实际上是假的。比如说,”李富贵把手中的折扇一收架在赵婉儿的颈子上,“这是一把刀,我要你把钱交出一半来,结果你老老实实的交了,然后我就把你放了,这算是妥协吗?” 其实当时看这本书的时候就觉得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一方面可能因为我和作者的兴趣相像,都是金庸(尤其是鹿鼎记)和银英爱好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文中很多观点的确很有道道。 文章本身设定的背景比较普通,就是一个高中毕业生穿越到了清朝咸丰年间。后来化名李富贵,逐渐发展成为中国的第一大军阀。最终建立了一个没有帝王的民主国家,却是后话。 其他的方面先不多说了,今天想说的是作者在全文中都一直很推崇的“制衡”这个概念。他的这个主人公在他的故事里花了很大的精力,金钱和时间在建立力量(包括军事的力量,文化的力量,政治的力量等等)的制衡上。为了借力,他常在一堆西方人中间游走不断,也因此被冠以“二鬼子汉奸”的称号。基本上他的观念就是,在力量制衡的情况下,你也不敢乱动,我也不敢乱动,大家就可以做做交易,搞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相安无事;但如果是光脚的遇上穿鞋的,一方面光脚的容易受到欺负,另一方面穿鞋的所遇到的反击会比较歇斯底里(换言之,就是类似于本拉登做的那些事)。 忽然想起鹿鼎记中的一段剧情,就是一堆武林高手加上一个韦小宝在柳州赌场里,每个人都制住一人但又同时被制,形成了没一个人敢动的局面。唯一没握住他人命脉的韦小宝,却掌握着其他人都没有掌握的情报,性命却也无碍。此时忽然进来个一剑无血,唰唰的就把一堆武林高手全都点了穴,动弹不得了。 又说远了。总之就是,给大家推荐本书,书名就叫做《二鬼子汉奸李富贵》(前半部貌似还有个名字叫做《曲线救国》)。强烈推荐鹿鼎记迷和银英迷都去看一看·· 回过头来再看一看有关微软的这两条新闻,其实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真要我形容的话,一个是虎狼之举,一个是鸵鸟之举吧……

Posted in random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如果有一天,Google挂掉了……

今日开始Bing无法访问(这个可怜的东东才刚刚上线没几天)。Hotmail也歇火了,同时被咔嚓的还有Twitter和Flickr。 说法有很多,但原因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俺也就不多说了。估计微软要是不学学谷歌的做法,三日之内是别想恢复的。再说了,谷歌不也是风风雨雨这么走过来的么。 当然了,这个东西你批两句,他批两句,也就是这么回事。到底有没有道理,也很难说。况且最近微软不是也很不客气么,封了人家五个国家还说人家是流氓。平心而论,相比我们被温水煮青蛙了,还是在水没开之前跳出锅的好。而一般来说温水中的青蛙是有惰性的,如果不是锅翻了或者有人拿小鞭子赶着,它们是不太愿意往外面跳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从一锅水跳到另一锅水里还好,只要另一锅水目前的状态还可以接受即可。比较惨的是跳到一锅开水里或一堆钉子上,真是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欲哭无泪了。这就好像当年忽然开始禁止播放国外的动画片一样,让国内的小朋友们天天面对着蓝猫等苍白的动画,我都替他们动画片贫乏的童年而唉声叹气。不过想想他们应该都会使用互联网,甚至比我们这些80后还会用,又觉得大概是白白的操心了。好像当年如果在人们都习惯了google,yahoo,但是还没有百度的时候,忽然把二位抽空,固然会有种被迫跳了很痛苦的感觉;不过百度也很快跟进,形成了新的一大锅青蛙。 Bing刚出炉,还没有什么人会依恋他;hotmail和msn space倒是被很多人念叨了一晚上;twitter和flickr么,似乎听到的抱怨就比较少了。所以总的来说,虽然是被大家都讨厌的东西狠狠的咔嚓了,但大多也就是茶余饭后闲聊的话资而已。 但是如果说接下来的几天间,Google,Gmail,Google Reader,Google Doc这些东东全都不能用的话……至少我是会暴走的-。- Morale of the story: 1. 多看好几口锅,这样可以从翻了或者开了的锅里及时的跳到别的锅里。(就存储而言这貌似是灾备的常识,而最可靠的一口锅就是自己的大硬盘··) 2. 事先练练弹跳的功夫,这样可以跳到自己比较中意的锅里 3. 时刻保持信心,要相信翻了一口锅,还会有千万口锅竖起来的 4. 眼光还是要挑剔些的,不要犯了从Wii跳到Vii里面的这种错误。 5. 但是俗话说,金锅银锅不如自己的铁锅。只是,不要别人一忽悠就觉得自己脚底下的就是自己的锅了。怎样才算是自己的锅?这个只好自己去摸索啦。

Posted in ope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